初次外地聖誕節,有眾多驚喜。一開始搭公車,就是我扛不動行李,反而是後面的老婆婆若有神力的幫助我扛上去。再來,就是我迷路,豁出去問了兩位百分之百不懂英文的婆婆,其中有個人最貼心陪我走到民宿門口,雖然她試圖很想聊天,但我的破英文只能講到「謝謝」「這裡嗎?」還有「我日文很爛」,然後正巧我風吹鼻子就紅,就算是嬰兒都會覺得我怕冷凍紅(只有我熟識天冷我就鼻子紅的朋友,會笑說我只是在招喚聖誕老公公)。

一路上,我只聽得懂她問我說是不是很冷?「是的。」我只能這樣回答,其他都笑著呼應。 到了位於西陣的民宿,一樣由不知哪來的神力女超人幫我把行李搬上樓,也不免心想,看似柔弱的大和女子們,真是如此剛強嗎?

進房間打開電腦工作一陣,收起換洗衣物,去民宿金魚家附近的大眾浴池船岡溫泉泡澡。在船岡的途中,不意外,我又迷路了,這次問了一位國中或者高中生。他貼心地用從我落地日本以來最標準的英文回答我,在我到達目的地,調皮地四處張望尋找今晚可以飲酒作樂的地方時,他追上來,怕我迷路了,我感到再次溫暖。

泡完澡,我決定放棄周邊的店家去冒險,迷路了數次,也遇到熱心的指路人數次(當然不見得每個都對),徹底讓我感受到京都人,真的有我們台灣的濃濃人情味。我找到了原本按照地圖要去的居酒屋。一進去,慘了,整間店只有我一個客人。

原來聖誕夜在京都,是閤家歡樂的夜晚啊!我這外來客,到替兩位無聊的店員帶來一點欣喜。
我們雞同鴨講了半天,點了一桌兩三個人才能吃完的菜,配上1000丹90分鐘內喝到飽,開始吃吃喝喝比手畫腳。
吃喝一陣,唯一的客人來了。

他是討厭聖誕夜組織的人。
真正答案我也不清楚,不過我聽力向來比說的好,隱約知道他被嘲笑今晚是聖誕節,怎麼一個人。
我舉起酒杯對他說:「Merry X'mas」
他尷尬地笑笑,我們開始攀談。

一間店,三個男生,就我一個女生,一個神祕到打卡都找不到的居酒屋(不是賣串燒,是賣鐵板料理),大家開始用破爛的英文+日文還有筆談開始聊天。
頓時我覺得一個人的旅行好好玩啊!

當他們猜著我是從拿來,聽到店長說,因為我帶毛帽所以本來猜我是日本人(天知道我是因為去浴池頭沒吹乾吹風機就停了只好靠毛帽保暖),唯一的客人,猜我應該是台灣跟那兒的混血兒(是泰國嗎?哈哈);然後大家開始聊著無國界的音樂、電影跟美食還有漫畫。
我本來怕冷、怕迷路;但現在這個只愛陌生人的聖誕夜,給了我最大的驚喜,讓我很喜歡。

當然不用說,還有我九點離開店裡時,在便利商店發現平常在台灣動輒八百塊左右的燒酌,在這邊只要一千多丹就可以買到,立刻在昏暗的民宅小路領著酒回家。天啊,說到一千多丹,我今晚的九十分鐘內一千丹喝到飽的燒酌,而我,奔放地喝了四杯之後,店員還在時間之外多送我一杯,我真的臉皮厚,哪兒都能交朋友啊!
照片 (52)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