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路上分享了正減重在的笑話,本來只是覺得。卻發現許多人認真起來。但這也是某種熱情,我能理解。

跟同樣在瘦身的好友聊天,百般無奈。加起來都七十歲「隨心所欲」之年的兩人。卻被新陳代謝控制地無法自由。
我們都選擇健康減重,未生子的我,減重目標低約莫三公斤就可結束,只是過去半年怠惰導致身形微微走樣。生過兩子的她,是到現在才有機會去面對自己對於健康跟身形的想法。

她選擇尋找營養師,運動跟食物並進。我擇是健康瘦身支持者,從二十五歲曾經誤胖到五十五公斤,試過數種減肥法之後,自有一套維持跟控管的方法,連去採訪的營養師跟減重中心,都覺得我的方法不錯。

但時間變了,現在瘦身要的是耐心跟恆心。我們都知道該怎麼做,可就有時「身體」就是做不到。正像很多人都知道失戀或者單戀無望時,該忘記某個人,但「心」,就是做不到。

做不到並不代表不想做,做不到也並不代表別人給的意見就是標準答案。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讓目標達成,改變現狀。

「身」跟「心」的轉變是相同的,所以希望旁觀者,不用喊加油、不用給意見,不要害怕瘦身者或者失戀者會自我傷害。年紀越大,我們越懂得如何自我改善或者療癒。只是,需要的時間會比較長些,還有需要多點空間而已。

但要求人不可言,當然不可能。說到人言,講起減肥跟朋友失戀,就有這麼多人言不停歇。那報紙媒體新聞更是。

今天開始有許多人對公眾人物的桃色新聞反彈,說著有這麼多更重要的事情關注,為何要一直困在這邊討論人家的私生活。
昨日文章有提到,比起聊歷史的傷口、民生的困擾、社會的弊病這些跟我們息息相關的事情,許多人會選擇逃避。因為與自己太相關、或者會觸碰到自身害怕不想面對的事情,也或者是件太艱深,心想怎樣也不會改變,不如八卦些別人的風花雪月來得比較輕鬆容易。

我覺得不能這樣想。世界並非不會改變,只是有時祂會用你想像不到的方法,運轉,但要有恆心,就像三十五歲以後的減重一樣(咦?)

至於他人的風花雪月,茶餘飯後笑笑聊聊就好,毋須撻伐,可也別聲嘶力竭地喊說:「不要逼死人家。」想想看,如果是你朋友遇到這樣的事情,你究竟是會幫對方狂罵那個傷害到他的人,還是溫溫地說:「算了,給彼此一個空間。」

我當然是支持後者,不過希望大家於私或者評論公眾人物時,態度都是一樣。就像,對於男性出軌者跟女性出軌者,不要兩套評論方法。

沒有人是賤男賤女,要不要接受他們讓感情繼續,或者是分開各自生活,都是他們的問題。

我只希望「插畫人生」不要跟當年的「補教人生」一樣演不停,但應該不大可能,畢竟這次事件的男女主角,沒像當年那三位,每天都很想幫自己加戲演。

可對於人言,我是這樣想的。

有時候,人言沒有那麼可畏,別害怕幾句口舌就讓一切破碎。
有時候,人言就是可畏,尤其在當事人正在耐性地等事情改變時,可畏的地方是--多添煩心乏味。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