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昨天我在活動會場,只不過綁了個馬尾,那個下流東西居然在我耳邊說話並且吹氣。」
早上打開電腦,好友就氣呼呼地跟我抱怨。
「以後只要會碰到他,我都要把頭髮放下!」
「他也太噁心了吧!」大清早聽到這故事,我頭都暈了。
「不只如此,他講話不好好講,還把手從我上手臂一路滑下來!還好我穿長袖!」
「天啊!沒人看到嗎?」
「沒有,他時間抓得很好,剛好就我一個人在整理東西!」

聽到這段對話想必大家都知道,我朋友遇到了職場性騷擾。
也許很多人會說,現在女性自主時代,性騷擾為何不上報人資部?

偏偏事情沒這麼簡單,對方是公司最大客戶的「窗口」。

這樣就算了,這位「窗口」在兩邊公司形象都很好。
平常一副愛妻愛子的樣子,並且貌似忠良(貌似忠良這四個字怎麼最近一直出現)。

該男,我們就用Dirty發想取為D好了。
朋友初次看到時,覺得是個老好人,當時她還不解要去放產假的同事一臉可憐的看著她,還要她多保重。本來她以為是大客戶機車。畢竟那間集團的主管也是愛刁難出名。

結果……開完會的那天晚上,朋友就知道為何同事要她「多保重」。
「今天開會很開心,像妳這麼漂亮的女生還這麼認真,我真的太開心了,以後我們一起努力吧!以後有什麼問題,我一定挺妳,不會讓我主管為難妳的!」
開頭的簡訊還好,感覺是個老大哥在慰問,所以朋友就回了個「謝謝。」(無表情符號)
沒想到對方此時回了個親吻的符號,繼續問說:「有男朋友嗎?」
正當她猶豫要怎麼回時,對方居然立馬回說:「想這麼久,一定是沒有吼,唉呦,這樣太辛苦,下次讓D大哥請妳吃飯吧!上次尾牙看到妳滿能喝的,下次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好好聊聊啊?」
「呃,好啊,有機會的話!」

朋友草草結束對話,雖不舒服,可心想大概只是喜歡口頭曖昧的無聊中年男子。多年職場經驗,也不是沒見過這種。雖然通常是中年導演、或者創意總監之類的居多,雖然這傢伙的whatsapp圖像還是老婆與兒子的合照。但沒關係,只要冷處理應該就沒事了吧!

可事情偏偏沒這麼簡單。
同事越冷處理,對方好像越興奮,反而對話越來越下流。
例如他會說:「妳怎麼總是不接受我的關心呢?我只是一個老大哥心疼像妳這樣投身工作的妹妹啊!不要封閉自己嘛,千萬不要對我客氣喔!」
或者是:「我真的覺得妳只有工作很寂寞耶。」
還有一次是朋友說要約開會時間,對一些細節。
對方居然回說:「我冒著生命危險一邊開車一邊回妳訊息喔,下次要灌妳威士忌然後……嘿嘿……送妳回家……」
朋友當時已經動怒,卻又不能說什麼,只能說:「我覺得你還是好好開車好了。」
沒想到對方食髓之味,居然打蛇隨棍上地說:「喝酒很High耶!」

這是第一次,朋友決定不要回簡訊。
她不是沒想過要跟主管申訴,不過D男外在形象真的太好了。
不但總是對大家噓寒問暖、三節送禮、時常跟大家分享小孩的成長照片。並且老是跟朋友的主管讚美朋友工作能力強、表現好。直稱公司派來的女生都抗壓性強,讓客戶很滿意。可一轉頭又總是在女生跟客戶開會時,又跟著大頭指責女生不對(當初說好的相挺幫忙呢?)然後會議結束後,又開始傳訊跟女生說:「不是大哥不幫妳啊,妳也知道人在江湖……不過我們都是對工作好,妳這麼懂事一定明白的……」
「明白,明白什麼?是暗示我獻身萬事好辦嗎?叫他去死啦!」每次聊到這狀況,朋友就滿肚子火。

別說她,連我都火死了。並且佩服火向星座的她,為了工作可以如此忍耐。要是我遇到別人在我耳邊呵氣講話又摸手,我早就一巴掌賞過去了。
只是,在職場是否總會有各式各樣的無奈呢?

生命全部奉獻給工作,會凌晨三點打來要求明早九點要教報告的「女魔頭」。
個性陰晴不定,朝令夕改,熱愛炫耀自己認識名流自稱雅痞的「炫耀男」。
動不動就咆嘯,上班偏偏混個要死都在網拍,然後搶功勞的無腦「水母人」。
公私不分,還會要求秘書去買禮物同時給情婦跟老婆,還會找失學年輕美眉來公司上班兼養眼的「假李察吉爾(請參考麻雀變鳳凰)」。
以八卦為使命,喜歡指使後輩,對於愛打扮的年輕女生說三道四,愛搞小圈圈的「茶水間大姐」。

這些各式各樣的職場災害每天都在每處發生。

可是,似乎就是要忍耐。
有時候是為了錢,有時候是為了夢想。

那些人,究竟是長期工作的壓力下而變成這樣嗎?就像有些遇到惡婆婆的媳婦,以後成為婆婆後,會變得一樣可怕。
現在的我們,遇到這些人覺得不舒服時,以後也會變成這樣嗎?

只希望,即便以後我們都莫忘初衷。
另外,也慶幸我在職場多年後,如今有著很好的同事跟老闆。
朋友的故事,讓我格外珍惜現在的職場環境,當然,也替她感到無奈。畢竟就算我有多想公開D男的姓名職業資料,也怕同事丟了工作啊!
畢竟現實就是,如果踢爆了,朋友,就是飯碗不保。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老、中、青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含同時數對帶著小孩的夫妻檔、情侶檔,載著工具、物品可疑機車。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各種路口騎著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每天全省各縣市相互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為業。並貼近被害人身後偷聽、偷窺、偷錄、偷拍(人手一隻長鏡頭相機),蒐集個人,及家人、親朋好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請隨時注意身旁無所事事滑手機陌生人,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請提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陌生人,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或三更半夜偷裝置汽機車追蹤器,每天24小時在被害者家門口,在每個叉路口,用老人、女人、小孩、遊民在所有人群出入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四面八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接力賽跟蹤(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每個縣市日、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鬼祟、惡劣的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手機聯絡,以四周包抄的方式用手機相機偷拍,或直接聯絡前方歹徒貼近臉上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再跟蹤回台東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數萬台灣共犯)將個人作息查的一清二楚,再交由其他縣市歹徒作案。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經營各種行業並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低於市價,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