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
你期望我寫封什麼樣的情書給你呢?

也許你並不期望,因為你不看不懂,也不想看跟不想懂。
因為你那刷手機的手,不會為此停留。
很合理,那正是覺得樂趣的地方。

可我那停不下的手,還是想幫你留下個印記。
就像你在我身上那深深的咬痕。
小小的記憶。

不管故事會繼續還是喊停。
總是要留個紀念。

非關灑脫跟冷漠。
就是,
以我的職業
總是要做些什麼對吧!

世上有百萬女人給你有些不同感受。
可我能夠給的就是這個。
世上有百萬男人可以給我另種冒險。
但你的慢半拍跟撒嬌擁抱,似乎是某種溫情。

我說我要旅行,十一月,尼泊爾,你說似乎有趣。
是啊,這是我的冒險。
你是我的冒險嘛?
或許是百分之二十的旅程。
所以,
我才能笑看好多故事。
所以,
我才能在我最舒適的範圍冷眼旁觀。

你讓我曾經害怕再也沒有愛人的能力。
那種微小的喜歡。
就算大喊著不要再碰我,因為我怕我會喜歡上你。
到了隔天,還是茫然。

那種奇怪的嫉妒白眼,在嬉笑後,還是大聲地說掰掰,保重。

然後算什麼呢?
現代人都變了。
可以擁抱親吻牽手一同睡覺。
醒來嬉笑。

但換上衣服後,彷彿成為戴上盔甲。
就說著:「嘿,掰掰喔。」
就回到各自崗位。

既然,這樣,我們為何要相遇。
既然這樣,你跟她為何要相遇。

我想了一百種你跟她聯絡的方式。
主動問她好不好,主動跑向她。
想著那黏膩撒嬌男人覺得有趣,我覺得做噁的訊息。

想著在這個城市裡,哇靠,我可以聽到這麼多故事。
然後覺得那些可悲份子都與我無關。

之後見鬼似地,聽到一個又一個類似的話題。
彷彿我要變成這門學問的專家。

為什麼會讓我從「心跳的真愛鼓勵手」
變成「孤獨的擁抱專家」
扭轉成如此歪斜的角色。

我那半情書的朋友啊!
當你在擁抱每個女孩時,你快樂嗎?
你會想起過去戀人哭泣嗎?
還是空洞著,想著暫時填滿。

我想起壞脾氣美食高手說的:「為何我們不能帥氣地住在打炮星球啊?」
我說:「有搖滾樂、海灘、跟大又舒服的床嗎?」
他說:「我還要有酒吧。」


看似低俗,
卻簡單很多。

可我還是不想這樣,
我希望性交是有意義的。
我希望牽手是有感情的。
我希望擁抱是有不捨的。
我希望親吻,是有愛的。

但在這個,
大家只想要假性戀人的城市裡
你不寂寞嗎?

我暫時不寂寞
因為我知道我還剩下愛人的能力

但你還有嗎?
說真的,你還有嗎?

我不需要你愛我。
那只是,一種關心的問答。

張懸說:「認識一個人,是不抱希望的愛他。」
她又說:「認識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抱希望的愛一個人。」

對不起,我做不到。
你不是我的愛。

我知道愛是什麼感覺,
但這人真的不是你

可是這封信是因為你,
才拋下所有盔甲
寫出
最真實
最讓人覺得
天啊
原來我某部分是這樣的信了。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