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說她昨晚被朋友訕笑,因為某天喝醉不小心跟當天認識的男生親吻,成為眾人嘲笑的目標。
群組中,幾個女生在安撫著說:「沒關係,真愛比較重要!」

畢竟在那夜之後,他們都想多認識彼此。比起那些在「公海」胡鬧之後,互不相認的男男女女,可愛多了。

「別理那些瞎鬼啦!他們喝醉更誇張!」
為了安撫她的不安,大家繼續說著:「他們幹過的事情更瞎。」

「對啊,寧可好好戀愛,也不要隨便亂幹!」大中午,我毫無尺度地說。
「可是……亂幹,比較單純。」

女孩話接了半响,我忍不住回:「會講出這句話,我們人生觀到底有多扭曲?」
「是人生觀正面,戀愛觀扭曲;出了啥地不用管的酒精公海後,一切都謹慎了起來。」
「可是,我只想好好談戀愛。」看了她的話,我感慨。
「如果可以,誰不想好好談戀愛啊?!」她說。
「我好想談不要負責的戀愛啊!」工作狂女性朋友反對。
「妳這是找炮友吧!」
「不是喔,我是要精神戀愛!」

我的天,難道現在已經到了,連精神戀愛,都不想負責任的年代?
可昨天,我不是才看著歸亞蕾主演,蔡依林的新MV〈不一樣又怎樣〉,為了女同志交往三十年相知相守,卻無法獲得法律保障的愛淚漣漣嗎?

於是我們開始了順口溜:

小時候比較帶種,上了床都會先在一起試試看,現在可能只想逃回家。
以前擁抱親吻牽手是互有好感,現在可能只是寂寞跟喝醉。
以前上完床會想著要嫁給對方,現在只想著要怎樣不讓關係複雜。
以前覺得被男生喜歡很爽,現在男生把妳當朋友,就鬆口氣。

大家究竟在怕什麼?

脫衣服比丟手絹示愛容易,談戀愛怕輸並且想東想西。
這時,對話群組裡唯一穩定交往中的女生說話了。

「有時候空窗久了,會這樣,想說也許只有上床關係比較簡單。就像我之前單身也想過,怎麼小時候這麼容易遇到一個對的人?後來才想通,那是當時太年輕,所有人在你眼裡看起來都好新鮮,無關自己喜好,反正他就是新的。每再交往一個,就越清楚什麼條件會被剃除在自己選擇之外,於是就越來越難找到那個對的人。而覺得不負責任的上床比較輕鬆,是因為你很清楚這個對象你不想要認真。另一方面是因為你知道從『零』開始很難。」
「從零開始很令人驚慌,但能從零開始似乎很幸福啊!」

「可是還是很怕輸,自尊心強啊!」工作狂又補了句。

的確這對在職場多年,連展開新工作至少都會有三成把握的我們來說,從零開始的戀愛,的確很麻煩。
可是怕輸,很難好好去愛啊!
於是又回到個老哏:究竟是大家怕輸不想去愛,還是覺得現在單身生活已經過得很完善。若要在進入另個人的世界,很麻煩,也很難。或者是老覺得對方不夠好,或者不知道對方怎麼想,是不想要有再一次的傷害?

這樣一想,就有點想回到那個衝動年代,不是衝動脫衣服,是衝動說愛的年代。

這時被虧的女孩說了:「我就是很難從『零』開始,所以我都從『酒』開始。」

聽完,我們都笑了。
也許沒有能力衝動說愛,但至少,遇到有好感的人,會想害羞地試試看。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俴 誏 ? 闚
  • 隻以再著每時對了看到第著和幾一將們工生才

    免~費§線♀上☉看§ goo.gl/SbIKl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