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說明,這篇文章不是針對陳為廷先生的政治信仰、替社會做任何事情是否關心國家與否;或者代表我支持或反對學運。
這篇文章,只是代表一個,曾經受過性騷擾陰影女子的想法,就是對那些說著:「好色才是正常。」或「誰能無過,私德與政治無關,『柯林頓』或『吳育昇』還不是這樣?」的人感到厭惡。對,過去的偶像王丹,我就是在說你。

我沒有質疑陳為廷對苗栗的貢獻,他會不會選中立委也不是我能干預的。畢竟我也不住在苗栗,我不清楚那邊的環境,但我對於過度保護「陳為廷」的人,你們的欲蓋彌彰反而比他之前犯過的錯更噁心。
當然陳為廷,針對你性騷擾這件事,我的確非常非常的不舒服,特別是被抓到了兩次,那沒被抓到的時間有幾次呢?世上有很多女孩,在遇到這樣的事情時,是不敢講的。而你的肢體觸碰是哪呢?一次是胸部,另一次是哪?更不堪的私處嗎?

於是,我決定要寫從我開始創作以來,最不舒服的一篇文章。
我一直知道我有天會把這件事寫出來,但我沒想到是此時。可看到有許多人在維護陳為廷先生能夠改過自新兩年,聽他說心理醫生都把原因放在他「孤寂」跟「不信任人」的原因後,我覺得我要說,我想說。

因為我曾為了這樣的「不小心」,相對跟著「孤寂」「不信任人」,永遠帶著恐慌的眼神過了很多年。

在三十歲之前,我很怕跟人肢體接觸。朋友要擁抱我我總是抗拒,更痛恨跟人撒嬌,也老是把自己打扮成男生。粗聲粗氣,毫無魅力。大家都知道有個原因是我有位愛撒嬌的媽媽,我覺得要保護他。比較少人知道的是,因為我要保護我自己。我覺得女生很弱,我想當男生。

當然,原因很多。家庭因素、與同學們的往來問題,即便小學五六年級轉學後交到一票好同學。但我還是怕,就是怕。
怕到二十五歲時,曾被朋友說:「妳這樣永遠無法真正愛別人。」罵到哭。
一直到三十歲開始學習擁抱時,我的好朋友總說:「抱大力一點啊!抱緊一點,我要感受妳的誠意!」到了三十五歲,才會在喝了點酒後,開始撒嬌,會依在別人身上,當個女生。
直到現在,我才不會別人稍微碰到我的肩膀我就感到害怕。

那都是因為我九歲時,曾被人「不正當肢體觸碰」。為了這件事,我一路逃到媽媽家,我奶奶不知道我為什麼不回去住,寧願搭了好久的公車去學校。也沒人知道我為何不穿裙子、開始剪短髮。
我永遠記得那天,奶奶不在託人照顧我,是我認識的親戚,平常的確不太喜歡他。覺得他孤僻、不愛說話,老是臭臉擺距離,但看電視時,他突然靠在我旁邊,很近很近。他要求我坐在他身上,我拒絕,他對我進行了「不正常觸碰」,我嚇到逃開,衝到樓下去。偏偏衝下去時,在小公寓的一樓,看到一個性器外露的男子,說他好不舒服。需要我幫他。我手發抖著不知道該怎麼辦,正猶豫的該不該妥協,終於有空檔衝處去,躲在奶奶常去的雜貨店,看著《小叮噹》等她回家,奶奶罵我不乖乖在家時,我只好說因為太想看漫畫。因為我怕,我真的怕,我不知道為什麼遇到這樣的事情。

雖然多年後我常說那天真像黑色喜劇,一個九歲的女生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還一天兩次!而且那個九歲女生到青春期時,還會搭公車碰到摸屁股,走路遇到故意撞胸的老頭,到最後變成勇敢的人,在電影院電扶梯遇到色老頭試圖用傘搓臀部時,會回頭大吼說:「你信不信我告你!」讓對方慌張離開。

但那是一條很漫長的路,而這事情我到了二十歲才鼓起勇氣跟家人說出來,當時聽到的親戚長輩們,對「第一段」遭遇只說了:「他沒這麼壞啦,他生病了,他現在很好,他只是工作能力不佳……不要講了,不要講……」

對,這是多數人的反應,不要講。
現在我也偶爾會碰到那位「叔叔」。
他的確看起來畏畏縮縮,他很寂寞、很孤獨,更沒什麼朋友。我雖厭惡他,但不想為難他,我不會恨他,甚至會同情他,但他確實造就了我多年的陰影。

講這些陰影,也許很沒必要;寫文章前諮詢在國外的好友,他仍舊制止我,說沒必要。
但我覺得有必要、真的很有必要。

看著一些人說陳為廷為了出來選爆出自己的故事很勇敢;看到一些人說這又沒什麼不要撻伐他時。
我只想說著:「請你們不要為了支持一個人,為了想幫他漂白,講出愚蠢的話語。」
雖然他不是「性侵」他只是「癡漢」,雖然有人半開玩笑說:「只要選對路線,癡漢就可以當霸主。」時。
我必須說,請把你們的盲目收起來,他真的犯了錯。

他不是你情我願的桃色風暴,他做的事情會造成人心中的陰影。
他所觸及的已經不單是私德問題,觸摸沉睡中女性的胸部,不僅是道德瑕疵,是犯法,甚至是很多女生遇到時只敢忍耐不敢說,會造成心理陰影的法律問題。
他講的所有精神疾病理由,他的家庭、父母、不安,是他的辛苦過去,但這不是理由;誰沒有過去?我的悲傷也不能成為我傷害他人的理由,因為傷害就是傷害。
有人說他勇敢,好,他很勇敢。但說是為了投入輔選的犧牲,對不起,那不是。

陳先生,你的孤寂造就你的心理缺陷;但我也必須說,在這世界上許多角落,跟你犯一樣錯的人;也許他們跟你一樣脆弱、無奈、背景悲傷,但你們都把這樣的悲傷,造成另些人的恐慌孤寂。
那些跳出來拼命替他說話,甚至不惜撻伐別人的人,請先想想,直接被這樣騷擾過的人,的立場跟心情。
國家興亡很重要,可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能為了這種事情感到不舒適,並且必須全盤接受,不可撻伐。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9) 人氣()


留言列表 (309)

發表留言
  • 龔嘎儀
  • 說得好…!
    有些事情是一輩子也不會被抹滅的…
    你的勇敢跟堅強 一定一定經過了好多自己的努力、淚水、傷痛
    當然更重要的是身旁的家人朋友的鼓勵及陪伴與理解
    你的勇敢讓更多人重視這樣的事情
    你真的很棒
  • 悄悄話
  • 小P
  • 9歲遇到變態 是會造成陰影 真為妳難過.
    可是陳為廷不是戀童癖 怎麼比較?
    我高中時遇到變態就一笑置之了啊...
  • 其實,
    我的重點不是在攻擊陳為廷
    你高中遇到變態可以一笑置之很好很勇敢
    我也不認為他就要退選謝罪
    他要選是他的選擇
    選他的人也是他們的選擇

    重點是
    當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一次兩次
    有些人就是會受傷
    真的有人會被影響
    出手的人不見得是壞人
    他們也有悲傷的故事

    護航的人
    有想過那些人的心情嗎?

    貝莉 於 2014/12/24 03:14 回覆

  • TOM
  • 很好的文章!希望你能繼續寫下去!這世界逐漸成為一個為自己支持的事情能不分是非的可怕地方,卻缺少傾聽和體諒關心,真的為你感到不平,也期待你能勇敢活著加油!!
  • Miffy2
  • 我支持你~
  • Nolen Veronika
  • 感謝妳勇敢地寫出來,為了眾多受傷卻隱忍的小女生小男生。
    You are unbreakable. and Yes, we are.
  • 您的暱稱 ...
  • 寫得很好,妳的感受很對,合理化犯罪的說辭和叫你不要再說了,他沒那麼不好才是不對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被害人
  • 看完都快哭了…我學生時期也被襲胸和摸臀過,真的在心理留下不小的陰影…
    過了好多好多年我才敢說出來,期間和妳一樣,我害怕異性,害怕肢體接觸,這些都是傷害…看到新聞,我也是憤恨不平的氣那些挺他的人們,因為你們根本搞錯重點…
    最後,別一竿子打翻所有沒有媽媽和承受孤寂的所有人,大家多的是心理健康且自制守法的,錯就是錯,不要再牽拖了…
  • p
  • 一次傷害之後,真的會很難釋懷
    曾經也被偷看過洗澡,心裡陰影很大,對人也不信任
  • Angel
  • 很棒,說的真的很好,支持妳!一笑置之……不是每個人對遇到這樣的事都可以這麼大方。。
  • Mandy Su
  • 新聞出來時我也在想,被抓到的,女生勇於指證的只有一兩個。就不曉得在這背後還有沒有不敢聲張只好忍氣吞聲的可憐女孩了....
  • 訪客
  • 寫的很好,幾乎把我小時候遇的類似事情的感受都寫出來了…
  • snow
  • 我也有過類似經驗,語言騷擾也有,但我當時都不敢說出來,我親友都不知道,現在我只看匿名在這裡說....我只能繼續想辦法更保護自己.....所以我很佩服版主的勇氣。隨著年齡增長,我想我也應該要學會勇敢,遇到事件的時候,勇敢站出來指責,不論是幫自己或幫別人。
  • 妳一定是藍色賣台集團
  • 「人家方先生的父親功在黨國,強姦一個女人算什麼!」
  • 大頭 張
  • 你是該說,且說的好。
    在這次的新聞風波,很多人被模糊了焦點。你的文章提供了另一種角度、讓大家能更全面的了解事情,事件不應該只剖析加害者而已,整個社會都忽略了受害者的心情。謝謝你的分享、也辛苦你在寫文章前的煎熬。
  • Guest
  • 只對這句有意見 "跟你犯一樣錯的男人" 這種錯女人也會犯
  • 我修改好了,謝謝你的建議。

    貝莉 於 2014/12/24 10:50 回覆

  • 訪客
  • 這樣的事即使已成年,仍舊難忘!
  • Chiang Ting Hui
  • 年少輕狂不是陳為廷犯錯的藉口,更不應該由受害者去承擔他的錯誤。
  • 同病相憐
  • 小時候也遇過被表哥不正常觸碰
    不知怎麼回事但不舒服
    沒跟任何人說
    懂事以後恨他一輩子

    還好他後來當流氓離家了
    再也不用見他,否則
    我應該會連帶姑姑家都拒絕往來
  • 愛吃鬼儒儒
  • 貝莉很勇敢
    用自己的例子告訴大眾
    錯的就是錯的,那些因素都是藉口
    自己的不安造就了別人的恐慌
    並不是說出來 就能夠彌補被傷害人
    那些陰影,也不會因為加害人說出來就更好
    有時甚至再次被傷害,心理的恐懼、壓力..

    貝莉真的很棒!謝謝你的分享
    感謝妳在如此煎熬的心情下,寫出換位思考的角度
    讓大眾有不同的方向去看待整件事情,更客觀理性的面對!

  • 謝謝妳的文章
  • 我小時候也遇到非常多次,忽地跑來小學女生面前露鳥.抓胸部的老頭一堆,真的!
    光我小學時就遇到至少3.4次(不同人.時.地,長大後的還沒算進去...),我同學與親姊妹也都有各式各樣這種經驗,更難堪的還有父親趁假裝睡覺時摸胸部,所幸我沒有再被發生更嚴重的事了。
    這些人只敢對(或就是愛針對)沒有反抗能力的小女生做出猥褻的動作,就是存著膽小與僥倖的心態,難保那些強姦犯就是因為幾次順利得逞後才造就的,甚麼叫好色才是正常??? 真扭曲!!!
    愛錢可以,你去拿了別人錢就是犯罪。
    好色可以,但超出你幻想之際,做出了實際侵犯別人的動作就已造成傷害。
    我討厭你也可以,但討厭到拿榔頭去打你,也是犯罪。
    腦裡的事,是神創造給我們最大的自由與無極限,在幻想裡你要怎麼樣都不關別人的事,可是在行動上,當你連自己都管不住時,你要如何管理眾人的事?
    政治根本不該分顏色。 也不要因為是認識的人就袒護,原本很欣賞林飛帆的,但連這種護航的話都說就沒甚麼好關注的了。
  • 折翼的女孩
  • 能把內心的傷痛正視並寫出來並不容易,很感謝的分享:)
  • 不用客氣

    貝莉 於 2014/12/24 20:35 回覆

  • 訪客
  • 我小時後在年貨大街也遇過性騷擾,對方用下體在我臀部不停磨蹭做出性交動作,當下我嚇的連動都不敢動,那種感覺真的令人非常不舒服,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 訪客
  • 趕快把陳維廷踩扁 ( 2 )

    下次服貿硬闖時
    可要記得叫你兒子
    出來充當喇叭花喔
    陳為廷的貢獻
    遠遠大過這並不很大的過錯

    功遠大於過

    為什麼不給他一次機會

    沒有太陽花
    可能已經來了幾百萬426
    太陽花辛勤播種
    讓好多人割稻尾
    大豐收啊
    不管你們想怎麼踏扁陳為廷
    他小小年紀
    已經確定在台灣史書留芳

    而二三十年後
    有誰記得這些大小政客?

    其實
    陳為廷選不選都無所謂
    因為他和太陽花已經
    寫下歷史光輝的ㄧ頁
    比起那些吸乾人民血的
    金玉其表,敗絮其中的
    各色偽善政客

    我就是喜歡
    這些有瑕疵的屠狗輩
  • 感同身受
  • 小學的時候我曾被國中生騙到廁所露出他的器官要我撫摸的這段經歷
    一直到我三十歲了,我也無法忘記,我也沒辦法跟男生有過多的肢體接觸,
    直到遇見現在的老公才有改善,但是關於這段經歷,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
    能寫出來分享的妳真的很棒! 加油,請持續分享正面力量吧,謝謝妳
  • 不用客氣:)

    貝莉 於 2014/12/24 20:36 回覆

  • 訪客
  • 個人覺得,『她』其實一直沒有走出來是因為家中的長輩對犯錯的人的袒護,而那一位『長輩』還能不斷的在『她』身邊出現,而且『沒有被懲罰』,反而是要求『她』再次隱忍。
    其實我覺得適度的心理諮商是有必要的,有時候家人的反應反而是二度傷害!早期台灣社會的重男輕女也是造成這些現象,甚至有母親要女兒將自己『奉獻給』親生父親來感激養育之恩!身邊有一位摯友在幼年時被鄰人以糖果誘姦後,沒有被安撫還被責駡,造成她長達兩年無法言語的困難。至成年後一直沒有辦法有正常交往~直到中年後遇到一位有耐性的伴侶,才終止她對人的不信任感。
    對我的朋友,那位強暴他的人固然可惡,但家人對她的傷害更是糟上千百倍!希望不幸遇到這種遭遇的家人能更有智慧!
  • 訪客
  • 謝謝妳說出很多人(女性)的心聲

    很小的時候我也曾被自己的哥哥有過"不當觸碰"
    到現在我都不能睡好覺,常常有一點聲音就會被驚醒.
    朋友常會笑我就像受驚的小動物

    因為是單親家庭,其實我也不恨我哥,事情久遠也沒有原不原諒
    甚至於有點同情他
    因為我知道他也很可憐,他自己對自己可能更厭惡吧?
    但就是沒有辦法看到他
    不能跟他自然的說話
    連帶家也不想回去了

    本來很喜歡陳為仁的(感覺是個好青年)
    這次的事情爆發後,又讓我想到我哥和不愉快的過去
    感覺很複雜
    我也很想支持更生人啊~~~
    但為什麼是這種???
    就像有些樓友說的
    在行動上,當你連自己都管不住時,你要如何管理眾人的事?
    也是我的疑問

    謝謝妳
    可以把這些心聲寫出來
    尤其是其他人一個勁的幫腔說他出來勇敢
    就讓我想起當我鼓起勇氣告訴媽媽
    媽媽要我同情哥哥單親所以孤單沒人教一樣
    從此我再也不跟媽媽說什麼心裡話了.....

    希望其它電車痴漢不要以為只要認錯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記得你下手時可能也讓另一個人因為你的孤單
    成為一輩子的陰影了
  • 無限期支持更生人
  • 你的強拆造就我的陰影
    你的藉勢藉端造就我的陰影
    誰來替我寫一篇罵罵苗栗強拆王、014
    這個社會很奇怪,犯錯但是接受法律制裁的更生人,被鞭屍,但是犯錯卻死不認錯的人,沒人在意
  • Mavix
  • 我不覺得家庭狀況可以當成傷害別人的理由~我從小被當人球也一樣自立自強~過往不好的經驗真的會影響一輩子....支持你~我們一起加油~~
  • Yu
  • 我不想在這裡訴說我小時候曾被至親的親人做過什麼樣的舉動,因為我不認為他當下是本著要傷害我的意思。有些人要譴責不當的舉動我同意,不過把年月花在別人的錯誤中過活,只是擴大心中的創傷,當人一直去挖瘡疤,把它擺在一個心中重要的位置,它永遠不會癒合。怎樣看待傷害會影響人一生開心與否。是我們來決定我們的人生,不應該是那個曾經傷害我們的人。生活中有很多令人作噁的事,但有些人懂得一笑置之,因為他清楚這就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他選擇把心思花在另一部分值得浪費的地方上。生活可以過得很沉重,也可以過得很輕鬆歡愉。我們都是成熟的人,不是那個九歲的小女孩,我們的人生由我們來決定,跟別人無關。
  • Lynn
  • 學運時很欣賞陳為廷,現在不管他說什麼我都覺得他就是變態。用童年陰影來包裝更是低級,愚粉也在幫倒忙,女孩們一起勇敢FIGHTING!!!
  • 椰子
  • 看到樓上有一位說她高中的時候遇過變態一笑置之,妳的一笑置之,可能就讓對方食髓知味,更有可能尋找下一個,下下一個受害者,同為女性,保護自己很重要!!
    聽他說心理醫生都把原因放在他「孤寂」跟「不信任人」,這年頭只要有理由,就能做錯事,做錯事都是別人害的,扯天,扯地,扯家庭,比他不幸的人多的是,永遠都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問題,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不經對方允許,只因為你想要的碰觸,你爽了,卻是別人一輩子的陰影!
  • 熊ㄟ
  • 哪不是盲目那是白目
  • 訪客
  • 陳為廷沒有坐過牢,算更生人嗎?而且報導說,他在和解過程中,還不斷提自己的學歷,這就看出他的態度了,根本沒有真心反省,還妄想用學歷掩蓋,可笑
  • 訪客
  • 向您的勇敢與堅強致敬!
  • Gobby
  • 我支持你
  • 熙
  • 你寫得很好,同樣身為女性,我也不可能苟同一個人,可以用任何理由去侵犯別人.加油加油~你走過來了!
  • 月
  • 辛苦了,很感謝你願意講出你的過去,讓一些人能稍微醒一醒
    沒碰過的人,永遠不會真的切身理解那種感受
    你很勇敢
    讓我這個每次逛文章都懶得留言的人實在不留不快
  • 眷戀一種味道
  • can't agree more!!
    如果藝人酒後動手打人就要被演藝圈抹殺,
    我不懂為什麼做過"襲胸"這種侵犯無辜女性基本人權的舉動,可以做政治人物??
    有人說藝人是公眾人物,所有一舉一動包括私德都需要被社會大眾檢視,
    難道政治人物不是公眾人物??為什麼私德不需要被大眾檢視????這是什麼邏輯??
    這一則新聞是我今年來最深刻感受到台灣環境的性別不平等的一次....
  • 小建
  • Dear Berry,

    妳真的很棒~
    而且是個勇敢且善良的女孩!

    耶誕快樂~

    中華民國機車黨
    主席 - 董建一
    2014.12.24
  • Z
  • 謝謝妳寫出這些文字

    小時候被爸爸的朋友發酒瘋壓在客廳沙發親脖子,我大哭大叫,對方當然馬上被家人制止,我卻驚魂未定。

    高中一早六點,在車站等公車被老伯搭肩問:要不要爽一下?自己默默逃開。

    後來大學被離婚的師長(大20歲去了)問要不要當他女朋友。

    對我而言這都是騷擾,不管是肢體還是語言,很讓人不舒服,甚至我沒有辦法信任男生,自己也知道不能以偏概全,但就是會怕啊,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辦法愛人,那些帶給別人傷害的人永遠沒辦法體會這種像是會跟一輩子的陰影,我不會說這傷口一輩子都不會好,但疤在了就是在了。
  • 我希望你還是有機會拾回愛人的能力。努力看看,會可以的

    貝莉 於 2014/12/24 20:37 回覆

  • 走出陰影
  • 謝謝妳勇敢的說出了,曾經活在陰影之下的我們的心聲。
    有時候,有些傷痛只是不想再提及了,但卻不表示真的忘的一乾二淨
    我的心中也藏著一個秘密,有點悲傷甚至恐懼,
    雖然選擇了諒解,並且這輩子都不打算向人提起,
    但那不代表我們失去為自己發聲的權力,

    如同妳所說的,自己的悲傷不能成為傷害別人的理由,
    是的,我們最終走出了陰影,
    但這樣的釋懷與諒解,其實也是給自己的一種解脫與救贖,

    但不代表,那些傷害人的事實就可以被顛倒
    錯的事情就是錯的,
    不會因為享有高知名度或對社會有所貢獻,就能以雙重標準檢視
    勇於承認錯誤的行為固然值得豎起大拇指,
    但受害者走出陰影繼續努力生活,何嘗不也是需要勇氣
  • 張家銘
  • 被抓到兩次,其實真的沒什麼好護航的,事實擺在那邊自己判斷~
  • 瑪
  • 為勇敢的妳鼓掌
  • 蔡哲安
  • 請容許我為勇敢的你鼓掌..
  • 周哲弘
  • 您很勇敢...
    我也想說出我的經歷來回應您的勇敢...
    身為男性的我...
    也曾被陌生人摸過私處...
    也曾被計程車司機性騷擾過...
    而男生在面對這樣的事情下會比女性更難啟齒...
    因為說出來沒人會相信...而且說出來好像會很丟臉...
    畢竟大家還是都認為會遇到這種事的大部份都是女性為主...
  • 對,我聽到了好不捨。你真的很勇敢,男生要講出來,的確要有更大的勇氣。

    貝莉 於 2014/12/24 20:39 回覆

  • LITA
  • 大推,作者說的超讚~
    沒有理由要被害人無條件原諒加害人~
    若性騷擾被合理化
    等於剝奪女生免於恐懼的自由!
  • 惡劣傳說浮世繪
  • 發了這篇後呢?希望他如何做呢?希望大家跟你一樣撻伐他才對?他有沒有受過法律的制裁?還是你覺得不夠呢?所以要大家一起跳出來說他是錯的,讓他眾叛親離...這樣台灣的觀念風氣才是對的,這樣以後就沒有人被性騷擾、性侵了...,或許很多人還願意接受他,是一種人性良善的期望,期望他能真的知錯真的能改,並不是鼓勵他這樣的行為,但在你的言論裡,好像抱持著這樣的良善的人也是共犯一樣,而且相當愚蠢...難道抱持這樣良善的人,就沒有人跟你一樣曾經被性騷擾過?我雖然還支持他,期望他能改善,但我從來沒有跳出來要求別人不要撻伐他,他的行為是錯的,是需要被檢驗的...有人必然會對此深惡痛絕,但我並不會因為支持他,而要求別人閉嘴...但我不是很了解你發這篇的動機和意義?是要告訴我們陳為廷很可惡,所以我們大家不要原諒他,原諒他就是縱容性騷擾嗎?你還大膽的臆測他或許還有很多次沒被捉到,告訴大家他是多麼的低劣?所以現在的輿論對他還是太寬容了嗎?
  • 訪客
  • 看完妳的文,我淚崩了,它讓我回想到我12歲的那一年上學途中遇到的那個襲胸之狼,我曾經有十多年不敢面對男性,看到男性靠近就躲開,不敢抬頭挺胸的走在路上,即使是夏天也要穿著長袖、外套,不敢跟任何人說,因此一度被認為異類、怪胎,至今雖已過20年,現在的我已經敢面對男性了,但它仍是我心中的秘密,回想起來仍是一場惡夢,那種恐懼害怕仍揮之不去,我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說得如此輕鬆,如此輕描淡寫。
  • 恭喜你走出來!

    貝莉 於 2014/12/24 20:39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我小時候也遇過類似這種事
    那種噁心想嘔吐的感覺 到現在我長大成人了偶爾也還是會出現的陰影
  • Yong
  • 我9歲時遇過露鳥、高中時被襲胸、對著我自淫的混賬、尾隨我的怪叔叔、大學時打工遇上糾纏要求電話和堵我結束陪他去喝茶做朋友的。當時他和我督導說的也是:因為看我可愛,他心裏寂寞。
    我想說的是,就算我說這些過去我都一笑置之,但昨日當我試圖在自己FB寫出點什麼時,我仍然憶起了被襲胸時他媽的噁心觸感。而這些陰影不會消失。
    我慍怒的不是陳為廷,雖然他的自白確實讓我無法不對他戴上警戒眼神和滑落的評價,但我真的生氣的是王先生那傲慢至極的口吻:犯了錯法律讓他付出代價了,上帝都原諒年輕人的錯,你們呢?
    從他在買狗後對板眾的意見譏諷駁斥時,我就對他尊敬瓦解了。
    我對他那巧辯人性本色的說詞能理解(但我不覺他寫出的本意是如此)但對他凡不能原諒者實在不可取的嘴臉感到嫌惡。
    追根究底王先生憑什麼跟人家談原諒不原諒?你是誰?受害者?我們可以公評陳的行為沒錯,但原諒是我們的資格嗎?
    我不覺得我有資格談原諒,至少陳的事是如此,他自己反而比王清楚,不需為他辯護。
  • 陳宥伊
  • 貝莉,我看到你的文章,有些想法想和你分享....... 我真心的覺得 你將過去那個"長輩"失控的作為,與陳為廷相較,那嚴重性還是有等級差別,我明白你是想要指控那些護航陳為廷而發表偏差言論的人,但是針對陳為廷的事件來說,很明顯的,一個衝動的年輕人,一時失控犯錯的人並沒有十惡不赦,他是後來變成公眾人物的,這樣不堪回首的私事,他願意主動告訴所有的人、攤在陽光下,讓人去評斷他,不就代表他有悔改的心態,更生人重回社會有多難,大家心裡都知道,這個標籤貼上了,想要撕下來就沒那麼容易了,反省和輿論譴責是沒有任何關係的,縱使他回改了,永不再犯,但輿論是不會輕易結束的,這個有色眼鏡甚麼時候拿下是未知數,感激妳針對女權的伸張正義,只是媒體的引用,總是會使大家往不對的方向去批鬥,我曾經去檢舉彭華幹對學運女王言語性騷擾的網民,對於他之後因為抹黃事件而失業、使家裡失去經濟重心,找工作困難,這也讓我驚覺輿論的影響力,沒想過自己的輿論力量,有一天可能會是一個人人生往後艱困難行的轉折點,你的文章被引用了,大家是如何是以你的文章對陳為廷譴責,這樣的力量需要更小心翼翼的善用。
  • 謝謝你,我會謹慎小心

    貝莉 於 2014/12/24 20:41 回覆

  • 訪客
  • 好文!!
    這社會有時真的是黑白不分了...
  • 訪客
  • 不錯,這裡是抬頭挺胸的、民主的、文明的台灣,
    不是印度那種社會,不應該容許走倒退路線,積非成是。
    走倒退路線絕對不符合兩性利益,不符合台灣利益。
  • 訪客
  • 因為孤獨~而傷害不相關的女性同胞, 讓自己得到一時的平衡與快感, 卻讓無辜女生們心中留下陰影...>"<
    我猜想, 每個女生在學生時代, 或多或少都有遇過超討厭的 "癡漢", 問題是, 並沒有被害人內心會真的原諒那些變態行為, 也沒有被騷擾過的人會想和那種人當朋友的, 是吧?
    不過我想最可怕的是, 竟然看到了荒謬的護航者言論...
    看來許多人連男女之間"情投意合"的情感和"色鬼所謂的色" 都分不清...
    人格缺陷或許每個人都有, 但至少, 要當公眾人物, 就要有接受公評的準備!
  • 訪客
  • TO56樓

    嚴重性怎會有等級的差別,錯誤就是錯誤,犯錯的人,敢把事情講出來,要求的就不該是大家的原諒,而是接受公審,每個人都有發表意見的權利,這跟有沒有人說出親身經歷是無關的。

    你認為殺一個人和殺一堆人不一樣嗎?喔,你會說今天不是在討論殺人,而是性騷擾,你知道有人因為被性騷或性侵最後失去性命的嗎?

    錯就是錯,沒有等級之分。
  • 訪客
  • 謝謝你!
    我幼稚園時期也被自己至親的表兄們不正常的觸摸過,小時候不懂事,就這麼傻傻的以為大自己6-10歲的哥哥們是在陪你玩,後來...事隔多年,讀國一時,有次表兄的堂弟(也大我4.5歲)又再次發生類似的事,我當下傻了,嚇到快速下床,逃到樓下躲在桌角旁開始哭泣,希望他不要在靠過來傷害我,但他幾乎也被我反應所驚嚇~爾後,我再也不敢在我姑姑家過夜,至今我也很討厭過去那個地方,心理留下很大的陰影…青少年時,我無法和異性交往,當時只要男生太近,我就直覺想分手,不想繼續。。。
    過了好多好多年我才說出來給媽媽聽,他們雖然很生氣但也只能淡淡的說「事情過去,當時哥哥們不懂事吧,這種事發生是要怎麼去責怪姑姑沒管好,他自己的小孩呢!」,看到新聞,我恨這樣的人,更恨那些挺他的人們,因為你們根本不懂這些傷害…雖然事隔多年,我努力的當作這些事從來沒發生過,由於是親人,也不得不再見到他們,但一想到就覺得如此的噁心想吐,今年我31歲我結婚了,傷口會痊癒,往事會過去,但疤就如此的留下了。
  • seekmysoul
  • 台灣這種事實在太多太多了...
    從難過到憤怒
    很多人都不當一回事(那些加害者)
    台灣的性別教育與重視程度讓我感到無奈
  • 楚
  • 我在年少無知的年紀時,也是因為父母請託鄰居照顧我而遭受到性侵害,即使無知的年紀仍清楚記憶當時情景,回憶跟厭惡的次數繁不勝數。對於這些連自我控制都有困難的人,我不知道他們竟可以控制攸關社會多數人的利益。我不想撻伐他,但我不信任他!
  • Jay
  • 陳為廷過往種種行為與野狗何異?
  • 王保勝
  • 加油~加油~
  • 路過
  • 對於那些支持者,我只想問,如果他曾經只因為一個女生睡著了,他就顧不了自己的人格、名譽,忍不住伸手襲胸,那他當上立委之後,如果有人自動上門,用身體跟他交換政治、金錢利益,那他是否忍的住呢? 他曾經趁著對方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侵犯對方,那他握有權力的時候,他是否忍的住,不會用政商權力欺凌弱小呢?其實相信的就相信,不相信的就不相信。但是不應該明明不認為這種事情可以被原諒、不相信這種人會改過,只因為他是陳為廷,就偏要替他找理由替他護航,搞的好像他犯錯沒關係。寵壞了政客,倒楣的只有老百姓~~
  • 訪客
  • 貝莉小姐您好,我也曾經在公車上被「不正當碰觸」過(不只兩三次),我自己卻不知該向誰傾訴,穿衣打扮力求寬鬆,越來越傾向男性穿著。直到真正瞭解身為女性身體的可貴。謝謝妳在部落格裏說出我心底的話,謝謝妳!
  • Maggie
  • 妳很棒,加油~
  • 繼續路過
  • 某樓的說

    "我真心的覺得 你將過去那個"長輩"失控的作為,與陳為廷相較,那嚴重性還是有等級差別"

    我真的被打敗了。差別到底在哪裡? 不就都是忍不住自己的獸性嗎?你相信陳為廷改過,你怎麼不說所有上新聞的癡漢都跟陳為廷一樣值得被原諒。因為標籤貼上了,要撕就很難。照你的說法,當年那位被陳為廷襲胸的小女生,難道要因為對象是陳為廷,比一般的癡漢"等級"高,所以應該感到欣慰嗎? 如果你真的在認為要小心使用輿論的力量,就不應該說這種話。等級有差別? ! ?!
  • Garyne Hsieh
  • 妳說的很好,友人中也有過遭遇過同樣困擾的案例。但我有些看法,如果冒犯,請多包含。

    我覺得妳對過去的偶像王丹的言論似乎有點斷章取義了,他完整的說法是「好色沒有什麼,但是色亦有道,你不可以侵犯他人,因此好色可以,襲胸不可以。」

    「好色是正常的」這句話也不能說是錯的,但前題是不能侵犯到別人,男生欣賞美女、愛看辣妹、女生愛看帥哥,甚至產生遐想,都是人之天性,但一切都得發諸於禮,尊重別人。

    這個事件把「好色」無限上綱到成為原罪,我覺得有點失焦了。
  • 其實他真正困擾我的是。他用柯林頓跟吳育昇的私德以及陳為廷事件一起放在天秤上討論這事。
    支持可以,但有些譬喻,不適切。

    柯跟吳,先別管其他,就桃色風波部分,是兩情相悅

    貝莉 於 2014/12/24 18:57 回覆

  • 受害
  • 在台北火車站的地下街上廁所時,我也遭遇過變態。
    明明小便斗的位置很空,當我上的時候,就有一個人不知從哪出來的,立刻走到我旁邊,直視著我的生殖器,邊看還邊從嘴巴發出"嘖嘖"的聲響,真的非常非常的噁心...到現在那種被侵犯的感覺還一直隱身在記憶裡頭。
  • 訪客
  • 真心改過自然值得給予機會,但他有嗎?他可是累犯。為了選舉才說出來的,不選舉他也不會說。甚至當時對方要提告,為了怕事情鬧大還拿自己的學歷來檔,根本無心悔過。難道讀名校就可以妨礙他人性自主嗎?臺灣的高等教育和名校怎麼會教出這種學生
  • 訪客
  • 我是男的
    我幼稚園有遇過40歲的變態司機亂捏我大腿,還企圖做其他更進一步的動作
    後來我踢他小鳥所以我安全逃跑
    我國中時班上有個男生比我高,很喜歡亂抓班上所有男生的小鳥
    連我也想抓我從國一一直逃下課就是逃午休都要防範上課才暫時安全
    回家都要用跑的就是不想遇到他,因為我一開是跟老師說,我們班導女的只會罵我小孩亂說話,國三之後那個男的因為有兔唇的關係導致她自卑還是怎樣,才會亂抓男生小鳥,我第一次原諒他因為還沒被他抓過,後來他改用鐵製便當蓋子垂班上所有男生的小鳥包括我,我又再一次跑給追,後來畢業當天他還是不死心,於是我逃出校外在暗巷拿木棍垂他小鳥.......

    我高中後我認識兩個朋友,其中一個比較胖,不過我三年來都叫他名字
    班上因為女生很多女生37個男生13個
    班上所有女生都愛罵我的同學是肥豬小胖,很多女生都會捏他的屁股捏她的胸部說""好大""或是捏他小鳥說"好小"
    直到高三我那個同學跟我講,我也都看到我才動手揍了那些女生,當然我講了原因我同學當證人,沒人願意相信,然後我被記兩大過我同學也被記兩大過,當時還有一大堆零零總總的處罰

    說這些是想跟你說,性騷擾不只有女生是單一受害者,尤其是台灣,台灣社會都較為主觀認為女生才有可能被性騷擾,反而讓一些比較善良的男生被性騷繞.....

    陳<<<<他有過去就原諒,退選讓乾淨的人來做,陳有再犯就嚴懲
    我這樣說不是我幫他說話,只是人都要有機會,換個角度想你今天在工廠上班做壞一個零件,老闆就開除你,你到其他工廠上班那個老闆又回來罵你說,你做壞過一個零件其他老闆最好別僱用你,你怎麼想.....

    人,都有過去,人,都會犯錯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這些是陳腔濫調,頂新魏應充他沒有過性侵害,不過他用黑心食品性侵害我們大家的健康....像這種會傷害生命你就可以罵他,每天罵他,罵死他
    我不是說陳沒殺過人可以原諒他,而是給他機會,他不珍惜那就沒機會了

    我雖然是台灣人,不是中國的走狗也不是靠財閥的蝙蝠,不過我愛台灣
    當然有心幫助台灣的人如果不能讓大家滿意,有著大家無法原諒的過去
    那就換個人,我不是幫陳說話得再次伸明....不過我也不是中國的走狗也得再次申明....
  • 訪客
  • 在注重自由、自主權的美國,對妨礙性自主的行為是零容忍的。有這種紀錄的人基本上選民都不會選他,這種人也會自覺不出來選,被發現的民意代表等政治人物更是只有辭職一途。在臺灣,竟有這麼多支持者,不可思議。
  • 訪客
  • 73樓:你對妨礙性自主的認知有誤,這可是公訴罪,怎麼能拿職場犯錯來相提並論?人人會犯錯是沒錯,但不是人人都會犯罪,犯錯和犯罪是兩回事。更何況,他犯罪時,還是受高等教育的大學生、成年人,不是未成年人
  • ZicoSong
  • 要走出心裡的陰影是非常痛苦和恐懼的過程...
    很高興看到你走了過來,而且戰勝了.

    至於那位王丹,自從在他的FB上跟他,以及他的支持者論戰後,
    我就看清這位先生了,完全不對他有任何期待.
  • marco
  • 台灣的兩性平權是假的,沙豬還是猖狂不已啦
  • 男學生
  • 您寫得很貼切 小弟也有類似遭遇 國中有被排擠霸凌 自己很厭惡人群 害怕接觸人如坐捷運 不喜歡與人眼神接觸 有反社會傾向 但還好陸續有朋友互相幫忙 但小時候的傷痕真不是幾十年就能痊癒 還要裝的很堅強面對現實 累!

    話說為什麼臺灣社會鼓勵逆來順受 不是應該譴責加害人嗎?!還一笑置之 說的堂而皇之 阿Q爆了
  • 12
  • 真的,被不當的肢體碰觸,心裡真的會很不舒服~我國中也在上樓梯時,被女同學 開玩笑拍了一下屁股,真的心裡很不舒服很不舒服,但又怕生氣好像大驚小怪,但我真的整整 一個禮拜 想到她拍打完開玩笑的臉,就渾身憤怒+不舒服!我是女生,更何況做出不當舉動的是男性,真的是很過份!
  • Jin Hsu
  • 想跟那些支持陳為廷的人說:你可以挺他,但不要幫他將他的性騷擾行為合理化!
  • 面向光明帶著陰影的人
  • 並不是走出了陰影傷疤也就會消失的。

    被說勇敢的時候,反而覺得質疑:說出來是有比較好嗎?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某一段黑暗的回憶。而那些記憶不是只憑自己一人就能造成的。當那些回憶被扯出來讓第三或更多人知道的時候,所牽涉的人也會一併被扯出來。

    就好像陳某主動扯出這些事,這樣的勇敢有比較好嗎?我也有因為說了某段過去而被說過很勇敢,但,我並沒有因此而得到了解脫。

    面向光明,背後還是有陰影,一些傷害,注定烙印在身體和心理,帶著它,到死的那刻才會完全消失。

    造成傷害後,沒有所謂的補償,沒有所謂的撫平,沒有所謂的遺忘,沒有所謂的虧欠,沒有所謂的原諒…

    時間,只能令自己走出陰影,並不會抹去傷痕。
  • Chi Lit
  • 我非常討厭男性撫摸小女孩的頭髮,因為那是我不願意碰觸的陰影

    那些犯罪者只一昧的覺得自己道歉了,活在陰影的人是我們!!!!!

    而且是永遠的....

    很佩服您的勇氣,也謝謝您的發聲
  • 訪客
  • 老實說,我本來覺得,性騷擾的罪是小於通姦的~
    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行為上的關係吧!?
    但是後來想到,更看到別人所寫的,讓我想到受害人可能所受到的心理創傷~
    尤其現在看到妳的文章,讓我完全的相信,性騷擾比通姦的人更該死的~

    目前許多人還沒辦法,以很客觀的立場去看待有關政治的事件~
    只能期待大家能更理性更客觀地去看待這些事情~
  • 庭暘 廖
  • I support u
  • 小貓
  • 我也支持你!
  • 文章很讚
  • 更惡質的是民進黨裡挺牠的 只要能選舉能贏就好的政客
  • Allen Wang
  • 寫的真好!
    我不能再同意你的說法更多了
  • 悄悄話
  • Ken Hsu
  • 真的~~~~說的完全沒錯
    不能一直把錯的事合理化!!!!!!!!!!!!!!!!!!!!!!!!!!!
    不要把全部的人都當白癡~

  • Nelson Huang
  • 任何事都是有底限的,但台灣人的底限在哪裡?難怪會有那麼多黑心食品,就是有一堆理盲的人在靠妖..道德只不是政客的底限,應是做人的底限吧,沒想到還有人為這陳畜牲講話,真的看不下去了...
  • 訪客
  • 非常同意你的說法:(這不是理由;誰沒有過去?我的悲傷也不能成為我傷害他人的理由,因為傷害就是傷害。)
  • momo
  • 很多自以為是良善的人,說出來的話往往給了受害者更深的一刀傷痕。如果加害者不被原諒,那也是他或她必須為犯錯所應承擔的事。
  • 您的暱稱 ...
  • 這整件事情 讓我感到噁心透頂!
    從小到大 我也遭受許多次言語上跟行動上的性騷擾 這種事情真的會存在心中一輩子忘不了!
    陳為廷坦承的是有紀錄的兩次 我絕對不相信他只做過這兩次! 錯就是錯 就直接認錯 不要講一堆藉口!空虛寂寞覺得冷 不會花錢去買嗎? 沒錢就乖乖在家自摸嘛 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正當化他的行為!
    那些幫他講話護航的人們 請跳脫政治立場並捫心自問 若是這事情發生在你們的母親 姐妹 女友 太太 女兒...甚或是你本人身上 你還能真心的覺得性騷擾沒關係嗎?
  • Ning Ning
  • 支持你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看你的文章
    但我很認同你的觀點
    因為我也常碰到一些奇怪的人
    身為被騷擾者的我通常都選擇沉默,雖然不舒服,但卻不敢反抗
    謝謝你的發聲
    以後我會勇敢地說出我的感受,不會用沉默助長他們的氣焰
    Support U
  • 張啟陽
  • 如果看完這些事情你還能繼續支持陳先生的話 我真的覺得這些人良心被狗啃了
    有沒有想過那些受害者的心情
    而且他這樣自以為自己坦承就能獲得諒解真的很無恥 我很討厭現在這種人虛偽無恥
    我看還是好好去當普通人就好不要在丟臉和傷害那些女人
  • 寫得太好!! Berry !! 我支持妳!!!!
  • 陳先生 請你真正為自己無恥的行為負責!
    那些替陳先生找藉口的人 請閉嘴!!! 噁心至極!!! 不可原諒!!!!!!!!!!!!!!
  • 匪夷所思的蔡英文
  • 剛剛的新聞:蔡英文笑著說:年輕人(陳為廷)嘛 不要讓牠傷痕太深
    這種人 這種女性政客 這種垃圾政客
    難怪台灣女性有這種處境
  • CEDRIC
  • 加油,希望你拋離過去創造全新的自己!!

    護航的真的很誇張....
  • 心有戚戚
  • 只能自己承受的恐懼
    至今近25歲了依舊難以擺脫
    源自最親密的家人
    說不出口的秘密
    晃眼十年
    傾訴之語未脫口
    早已泣不成聲難以自己
    家人對於我的不友善,我的自我保護
    大聲斥責嚴厲制止
    我只能不語
    再不能信任他人
    使我悲傷
    也讓我愛的人痛苦
    至今我依舊在學習
    走出過往走出恐懼學會信任
    哪怕路長我只能一步步的走
    為愛我的你
    為我愛的你
  • Huang Lan Hsin
  • 勇敢的女孩!妳真正寫出一點:性騷擾甚至性侵害的受害人,被傷害的,是對身體的安全感,以及,敞開心靈與身體,去愛人與被愛的能力!鄉愿的社會,受害者不能嚷嚷,免得被二度傷害!於是台灣女性不愛不婚偏高,這個社會漸漸斷子絕孫,因為孩子是愛的產物…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