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戒菸的人失敗之後會回去抽更多,減藥失敗的人也是。
於是在這綿延大雨之日,我回去找信謙。

我換了個地方,到台北醫學院。於是重新量身高體重掛號。
不知為何矮了一公分,變成159,體重51.7kg,一如往常,提求救訊號時,體重就會增加。

信謙看見我很驚訝,想說怎麼會從雙和到台北?本來以為是同名同姓的人。我笑說:「要我這名字也不容易吧!」他說好久不見,問我好嗎?我說從過年前來也三個月有了吧!中間有嘗試減藥,從四月初開始,搭配著中藥,剛開始很好,最近……卻越來越差。

體重變了、容易發脾氣,舌頭會發麻,前天還嗜睡,昨天睡不著吃了睡覺藥,今天起來很沮喪。
醫生看著我,擺出向來的皺眉焦慮。

他說:「像妳這樣細心觀察自己很好,但有時我也擔心不太好。很多人在減藥時有個迷思,為了要擺脫藥物控制,所以再回去時,就覺得又被控制了,可其實是人用藥,不是藥用人。因為有需要用藥,並不代表就永遠不能遠離它們,妳逼自己太緊啦!」
我看著他點點頭笑說:「所以上週掛好今天號之後,我超放縱自己啦,吃了好多垃圾食物!以前為了怕過敏、怕不健康,我都不會碰呢!」

我說的怕過敏,是樂命達的副作用,它會讓我臉花,十分輕易地臉花。但減藥的那段時間我的臉好很多,如今回歸正常藥量隊伍,即將再度當過敏兒。而以前為了不當過敏兒,許多東西我都戒了,但這幾天我都犯了:鹽酥雞、麥當勞、燒肉燒鴨飯、炸排骨便當、粽子、零食、泡麵、滷味……那些離我很遠的東西,我都偷偷地跟它們約了次會。

信謙笑了笑,他只怕我為難自己。他覺得我對自己太嚴厲。我搖了搖頭沒說的是,我明明叛逆死了。至少我小時候是什麼都不管的啊!
「妳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信謙想了想問我。
「嗯……減藥的時候朋友們都很擔心我,我覺得很溫暖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嗨一點他們就以為問我怎麼了,down一點又緊張兮兮,我又希望他們一直這樣關心我,卻也覺得很難過;也有朋友覺得我一定會好,那其實不是真正的遺傳,這讓我壓力也很大……」
「還有呢?」
「還有……我有喜歡的人了,但我不敢跟他說……我不覺得他會喜歡我,而我也不覺得我這樣的精神狀態適合跟任何人戀愛……」我像個蠢蛋似地對信謙說我從未告訴別人的祕密。
「為何要覺得妳的身體不適合呢?」
「我不想像我的父母,沒辦法切實當孩子們的依靠,雖然他們很酷,但我不想當他們。」
「妳真的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啊!」

我真的很想在跟信謙聊,但想起六點還有會議要開。只得苦笑跟他約了兩週後碰面。
離開台北醫學院,我想著該怎麼辦,只知道該整頓自己的人生。

生活中一些不健康的事情要秉除,也想要重新改造一下家裡。把那些舊家具丟一丟,把家母堆積如山的雜物丟掉。想要暫時請她不要跟我窩居在一房兩廳的屋子裡,回去有外婆家的兩房房子住。我很害怕每天在家聽到吼叫大罵的韓劇。想要安靜時沒地方。從二十五歲時就獨居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這樣很殘忍,也很感謝我上次發病時她跟著我,只是我覺得這樣很可怕,像看不到出口的黑洞。

對,黑洞。
這讓我想起我上次輕生就是因為覺得人生就是如此了,再也不會改變了。而我不能停在這陷入這困境中。
信謙說人很有趣,譬如減藥的舌麻,其實沒有切確醫學根據會如此,但因為是減掉中樞神經的藥所以很多人會如此,我問他該怎麼處理我跟藥物的關係,他說要相信自己,但不要討厭它。

然後繼續要我別對自己太嚴苛。
好吧,既然這樣,我再繼續小小任性一下吧!
所以我另個任性是,請看完這篇文章的人,不要對我說加油。我是在加油了啊!正因為我在加油,想要更多一起在為了身心疾病的人一起覺得不孤單。所以我寫了下來。

有點厚顏無恥地,再度奮鬥跟記錄。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曉妍
  • 其實人總是不斷的在跟自己對抗的。
    不管怎麼樣,人生既然還是要繼續走下去,雖然也負面,要相信總也有陽光。

    正因為你是如此善良易感,思緒如此豐沛川流,才能寫出貼近人內心的文字啊。

    拍拍,就不加油了,我知道我們都很努力了
  • Light
  • 阿原的燕麥手工皂用來洗臉很不錯
  • Samantha Lou
  • 躁鬱症本來就不會好呀

    樂命達是情緖穩定劑.預防憂鬱用
    因為後來我不能用樂命達.就用深海魚油代替

    你可以問醫生看看

    我一直是中西藥併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