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挺熟識的朋友發現了我個怪毛病,或許擅長觀察的他。發現我喝醉跟清醒講重要話時的表情不一致,有時僵直抽動,有時縐成酸梅嘴,他話當有趣的笑了,還示範了起來。我楞了楞,酒都醒了幾成,才直言:「你這樣我很受傷,我如此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是我害怕無法控制自己才有著奇怪表情。
小時不懂情緒收放,被老師送去朝會演講,得意洋洋,回來時被班長同夥集體斷交。
小時愛唱歌,被青春期正盛的姑姑叛逆地罵著你唱歌好難聽,幾年後外兼撿到同學紙條說我唱歌像技安。
被發掘出書時,沒有自信不敢看著別人眼睛,卻又想好好講話,想起小學在辯論比賽習得要氣勢盛,所以強制扭曲著誇張表情。
然後,大點發現有躁鬱症,為了要控制自己,又拉扯回來面部表情。

這些段落都太複雜,我無法一一跟那位朋友講述。心思過分細膩到衍生自卑的我,就是在想要強裝堅強的日子裡,多了這麼多犯糗的樣貌。但我也不是立馬就發現,那些我也是漸漸懂得跟他人相處後才明白。如同今日從北京出差抵台,和老闆搭車時,他說:「我這幾天不好意思在其他人面前跟你說,但妳要控制不要每次介紹新書興奮時,都會忍不住抖腳。」
我看了老闆良久,思索後說:「那是因為我在控制節拍。」
他說:「可那看起來是不自覺的啊!」
我說:「我是不自覺的啊,但那是我潛意識,在用腳打節拍提醒我抓準說話拍子,不要亢奮過頭,但我會改進,謝謝你告訴我。」

是的,那是有故事的習得過程,我想好好維持正常的生活,所以會用了些爛方法調整,自覺不會被他人發現。
我當然不求他人明白,只想跟其他看這篇故事的人說。當我們覺得他人奇怪時,可否不要如此輕易地笑出來,或者,學我老闆用溫柔的冷靜說明。

誰也不想變成面目扭曲無法好好說話的女子。噘嘴或者僵持,都只是想好好說話的證明。拼命抖腳也是有背後的故事。
對,我沒有什麼醫學認定的疾病,那只是在與人相處時的害怕所造成的恐懼表情或者行為。
當然,我們願意慢慢的改。

但是請不要如此輕易的消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過了十二年國教之後,很少會有人如此惡意的在現實生活嘲笑別人,只是……那時我們會害怕,想起過往別人那無心的惡意,造成未來某些時候彆扭怪異的我們。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