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清楚,我的身體在抗議。過度的睡眠,沉重的身軀,就是提不起勁運動。熱身了十分鐘後,準備開始十五分鐘的Tabata卻開始頭暈。煮完飯就沒胃口了,我不知道怎麼了?已經兩天這樣了,我上網問大夥是不是都如此,不外乎說著我可能中暑了,可能溼氣重。

思索著是喝了冰水了關係嗎?但實在太懶腦子不想使。

想起前夜去大A家聊天,聊著聊著,快到了我睡前運動的時間,也不顧是在她家,打開了app就做了我晚上的固定腹部運動,邊運動邊聊天著。回家之後還是做了背部運動,睡前瑜珈,當時她跟另個朋友笑著我偏執,然後講起了她以前也是如此執著的人,我笑了。

我的確是固執又執著的人,只要能辦到的事情就想盡力做到。但昨日,我不免想著:「放過自己吧!」或者是「好好聽聽身體在說什麼。」

其實每日的運動量不不大,充其量消耗四五百卡熱量而已。但那天我就什麼都不想做,極睏睡很久,晚上去跟朋友拿東西時也一直在打呵欠,於是我告訴自己,好,就去睡覺,一點半上床,啥都別想。

但今早起來還是發懶,有些惱怒地想說要不要逼迫自己呢?就像以往一樣,只要奮力往前,一定還是可以突破。
可這時我想起了我的復健科醫師許醫生講的話,他說:「妳啊,每次受傷都是因為太勉強自己,明明知道不可為了,還要往前衝下去,生活上的傷心,也是如此。」

然後我想起這些那些,傷心的歷程。我知道他不會愛我,卻想要付出的好到底;我知道早該分手了,卻倔強的不說;我知道我難過卻當作若無其事。

我何必讓自己這麼辛苦呢?
有時候,要給自己一些彈性空間。
我何不讓自己休息一下呢?

這時走去天台澆花,蹲下來看看那些被炎日抽乾水分的花草們,周圍長著不相關的雜草,我才發現,有時過度執著某些事情時,真正在意的事物,是會流逝、會受傷,我們會在不自覺專注某些事情時,而忽略了其他重要的事,譬如我那些在我憂鬱時刻總是細心安慰我著花草們。我蹲在那看著它們,除草,剪去枯壞的地方,重新排列一下它們,點收在這次差點執著過頭的當下,我又失去了那些花草夥伴們,然後對著留下的勇士們說:「謝謝你們!」

有時我們就是會太過執著,太渴望一個人,太想當一個很棒的人,太想說著:「我很好,我超棒的!」
我可以連續二十幾天不喝醉,連續二十幾天每天運動練回我的腹肌,清空我的衣櫃整頓好我的房間,但那樣又如何?
我因為執著這些事,忽略了我的花草,忘了自己可能要放鬆休息。我又犯了之前在戒斷躁鬱症藥時的強迫問題。

好在,我的身體現在會抗議,好在,我在規律的時間表中,有稍稍發現不對勁,會讓自己停下來放鬆一下,而不是拼命逼自己回到「正軌」。
有時學著放過自己,因為我們應該做最懂得善待自己的人。
當然有時也別太放鬆,回頭看,因為太過拼命突然鬆懈的我,現在還在公司加班,面對那這兩天發懶累積下來的工作。

學會拿捏得巧,真是個終生課題啊!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璃璃
  • 我何必讓自己這麼辛苦呢?

    看到這句話 我想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