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得滿口抱歉,可是會讓妳覺得他是說給自己聽的。



有種男人,他永遠只想到自己。表面上聽起來很自我檢討,但若認真組合就會發現其中最常出現的關鍵字就是「我」。
「我」覺得我們兩個不適合
「我」覺得我們進展該慢一點
「我」覺得妳該在乎的是我們之間
「我」覺得我們應該保有個人空間
「我」覺得我們該在一起
「我」覺得妳應該多愛妳自己一點
我我我我我 這樣從頭到尾都充滿「我」這個字的男人,我簡稱(喔?我也說了個「我」)──Mr. Me。
Mr. Me其實也沒什麼不好,他今天能這麼自信破表,必然有過人之處。 例如,他學歷特高、或者他長得非常帥、不然就是家境良好、非常會賺錢或者有什麼為人不知的得天獨厚之處。
總之,他們有很多值得驕傲的地方。
再來,他們肯定看起來謙恭有禮,堅毅中又充滿著都會人的禮貌,有點距離又彷彿洞察人心。雖然不想冷飯熱炒,但《慾望城市》裡的Mr. Big何嘗不是Mr. Me的一種表率。
Mr. Me非常的都會性,品味也非常好,他可以一個人生活,失去妳不會死掉,但妳不想配合他就快點滾蛋,可是如果妳太聽他的話,他又覺得妳不是獨立女性、妳只是個無趣的傀儡娃娃。
然後妳開始想,是何必要愛上這種男人?這樣也不對,那樣也不行,妳問他:「你到底要什麼?」他這時又會對妳說:「妳不應該問『我』要什麼,妳應該問妳自己要什麼?」等到妳開始反抗跟他表達妳想要什麼時,他又會對妳說「我」無法改變我自己,「我」相信人都是自由的個體。 

最後,Mr. Me就會對妳說:「對不起,『我』覺得我們該分開;都是『我』的錯。」
妳問Mr. Me在這段感情裡妳有做錯什麼?他一定會跟妳說沒有。妳再多問他說,我真的想知道發生什麼事。 Mr. Me又說了:「我只能發現『我』自己的問題,我沒辦法去決定妳的錯誤。」 然後妳就傻了。
好像搖旗吶喊衝鋒陷陣的人,突然回頭跟妳說他累了。 妳就像走在公路上看見電影《阿甘正傳》裡在跑公路馬拉松的阿甘湯姆漢克,妳陪他跑了一段,緊緊追在他身後,他頭髮長了、滿臉鬍扎、衣服髒了,拼了命地一個人跑,妳崇拜地、盲目地跟隨他,但妳完全認為自己懂得在做什麼、這是一個真自由,這是一個大理想,這樣嶄新的生活似乎前所未有。 可是有天,阿甘停下腳步,轉身就走,說他累了想回家。這時,妳突然被丟下,一頭霧水。 可是問題點在哪妳知道嗎? 阿甘是自己跑的很高興妳無聊追上去,但Mr. Me肯定當時有對妳眨眼送秋波,但有趣的是,累的時候大家都是毫不留情地走了。 Mr. Me 還會反踹妳一腳讓妳覺得是自作多情,是不是溫柔太多、對他太好,他說得滿口抱歉,可是會讓妳覺得他是說給自己聽的。

Me Me Me Me Me
Mr. Me不過就是一個自我感覺太良好的男人。
在戀愛中的溫柔是為了自己。
在戀愛中的距離是為了自己。
在戀愛中的不得不分手,也還是不是為了妳。

 

本文收錄自《戀愛是種邪教》

, , ,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瓜
  • 不然要怎麼講?把“我”去掉改成“都是妳的錯”
    聽起來會比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