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精神狀況不是很好,好友說,若跟我前幾次比起來,本週算是一個新高峰,之前用力撐住的情緒,在周遭問題一一解除,在工作即將要換一個新跑道跟新挑戰後,突然鬆了下來,好像壓抑以久的情緒要潰堤,崩潰隨時會發生。

不管是她還是另一個老友,都很害怕我那根線斷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過這樣的情形,不過神經質如我,似乎每次在季節替換時,就有這樣的毛病。

幾年前躁鬱症發作時更糟糕,在跟躁鬱症抗拒了十多年之後,當然,現在是好多了。
畢竟我也熟悉了當它找上門來的狀態,所以更懂得如何抵禦。

有時候也不免想,我這樣的情緒,是否不適合有另一半,這樣的細膩,在創作上或許是禮物,可這樣的情緒,在生活中,或許是別人的負擔。
於是就默默地開始繼續服用藥物,祈禱當季節恢復到正常的樣子時,我也能夠回到我本來的模樣,因為,現在的我,有時候照著鏡子,都討厭自己。
一下子覺得要朝氣滿點、一下子又覺得被世界遺棄,甚至有時候會覺得旁人要受不了,要拋棄我了,想要自己先躲到其他地方,什麼都不要,乾脆回到原本自己的世界就好了。

不過,人終究很難獨行。
雖然我曾笑著說,隨時要有獨身的心理準備,不過若誠實的檢視,我很明確的知道,我不想孤單。
當然,幸運地是,大體上,我不孤單,那些十多年來的朋友,看著我情緒高高低低,隨時都準備好了提醒我往前。
那些新進我生命中的人,或許明白、或許不明白,但同時間,他也有自己的課題要面對,只可惜,我現在沒有能力幫忙,那樣的沮喪,似乎招喚出我最討厭的自溺跟自憐,每天在好與壞中擺盪。

可是或許就如在《我親愛的台北》一書中講的:「在悲傷的時候要想起快樂的事。」
所以有時,當怨懟目前我看到什麼文章都會想哭、甚至會邊寫小說邊慟哭的矯情時,也開始會想一些小小的、幸福的、喜歡的事物。

我喜歡每天早上看到愛的人睡在身邊,我喜歡跟他一起在屋內不說話各做各的,我送喜愛的人出門工作跟他說再見。
對,愛情裡最美好的地方,都是一些枝微末節。
卻也是我恐懼會失去的枝微末節,想要好好珍惜的枝微末節。

不過,最近的我沒有能力做這件事,一點點與生活差異的地方,就會觸碰我的神經,家裡漸漸地越來越亂,我的心思更顯紛亂。
諷刺的是,這時小說的編輯卻回傳我說--「新的章節好好看。」
我進入了他們的痛苦,幫我自己帶來更大的痛苦,那樣的事情,我不知道多少人能明白。
有些好友說:「妳要專業,跳出情緒。」
有些好友擔心地苦笑:「我早跟妳說了會這樣,但妳就是一意孤行。」

用靈魂寫出的小說,第一次沒在網路上公開的故事,在真實與家人的相處跟虛構的故事中擺盪,進入他們的世界,也給自己創作的壓力。
人生就隨著這春夏冬不分的季節,轉來換去,舞步都漸漸亂掉,唯有想要的執著卻還在,唯有容貌漸漸蒼白衰弱。

我一邊隨著主角們的思緒轉動,一邊想著自己的人生,故事輕輕撥開我潛意識中始終逃避的傷痕跟黑洞,看似快樂的生活,突然像是黑暗來襲轉向,三十幾年來逃避的事情,捲襲而來。

我真的,是個適合跟人共同生活的人嗎?
也許我無法與人患難與共,也許我其實很自私,也許我並沒有我文章中想像地溫柔,可是,那些都是太複雜又太多的問題。
反倒是看了酪梨壽司新寫的與大白吵架的故事 ,我輕輕笑了起來,真是瘋狂又可愛的夫妻啊!
看著他們那樣相愛,我覺得又頭痛但又可愛,我無法忍受另一半這樣跟我吵架,但不擅長吵架的我,似乎又覺得或許吵吵架也滿好的。

生命真是總有各式各樣頑強的課題啊,我與我的精神疾病到底可以抗爭多久呢?
就當都是季節惹的禍吧!

畢竟,更糟糕的時刻我都曾經渡過了,如今不過就是牙一咬,讓瘋狂慢慢淡去。
時間,可以療癒一切的。

然後我的編輯說的真好,有時候文章裡探討的問題、想法、跟尋求的課題,或許是筆者本身極度想要傳達面對的。
而寫作,其實並不見得能療癒或者改變些什麼,但這次我卻有些小小預感,當故事落筆到最後,或許我本身會得到些什麼。

只是這樣的轉變,令人害怕又惶恐,卻不得不搖搖晃晃卻要盡力筆直地往前走。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eborah
  • 貝莉您好: 一直都有再看你的文章 雖然我不是躁鬱症 但能完全理解你的心情 季節轉換是最容易讓病復發的時候...
  • 謝謝你,最近固定吃藥有好多了

    貝莉 於 2012/04/09 0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