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帶不回家》這本書,加上一校稿後,已經過了七天了。
這幾天除了週一有跟之後要去擔任編輯的出版社總編開會討論未來進公司要做的事情之外。都是在跟老朋友們聚餐,以前誠品的同事懷孕要結婚了、鄰居過生日、合作愉快的編輯跟企劃找我去他們主管家開做菜派對、以前華碩設計部的同事們聚餐、還有搬到台中去的女性好友北上吵著說要吃我做的「薑汁豬肉飯」,再來明天是認識十多年的朋友要生日。

這週我似乎什麼都沒做,試圖讓自己從艾家三姊妹(也就是小說中的三位主角)的生活中回來,跟朋友玩樂、處理自己生活中的小紛擾、回到自己正常的朋友、家人跟戀人的角色,忙到連前幾天租的DVD的過期了,到今天才有機會看,也耍賴了一週,什麼專欄稿都不想交。 

期間,也開始思考未來的事情,接下來要寫什麼書,如果想要寫小說,那麼還會是什麼;散文呢?還有其他呢?以及,自己會不會有天,什麼都寫不出來了,困住了。
我曾跟K說,我以他為榮,就樣他以我為榮一樣。在他忙碌、壓力大到無法顧到我時,我覺得他給我最好的禮物,就是去證明以及去得到屬於自己工作上的驕傲,那麼,我就很開心。我喜歡有夢想的男人,雖然夢想是殘酷的,當人們在實踐夢想時,會有很多沮喪、失敗、疑惑,輸給自己、輸給環境、輸給命運,但隨時都有否極泰來東山再起的一天,只要自己不要放棄。


有這想法的我,本週碰巧租了部有趣電影,由深田恭子跟椎名桔平演的《戀愛戲曲》,很早就成名,覺得自己江郎才盡,毫無靈感的人氣編劇,其實是個充滿不安渴望的愛的人;看起來很孬,只是在電視台整理影片的一個小小工作人員,被派予製作人的任務,要去激發編劇的靈感。在一連串Kuso加上電視台惡鬥的過程中,這拿來打發時間的日系愛情電影,確讓我想到一些事情。

(以下劇情有雷,如果想看那片又不想知道結局你可以關上視窗了,哈) 

椎名桔平,其實在劇中,也是個年少得志,後來一蹶不振的製作人,他想要遠離電視圈,確還是割捨不下,所以改了個姓,繼續在電視台找份小工作,想著,至少能夠接觸到電視。
在幫助了深田恭子之後,兩個人都有了力量,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我想,在這個可能在我心目中只有三顆星的故事裡,稍稍說了我對愛情跟夢想的看法。

愛情是--遇到一個可以一起往前的人,所謂的往前,不是說現在你們講好了「我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囉!」而是那種,有時候你希望對方更好,有時候你希望對方支持你更好,有時候你會因為對方的砥礪或者刺激,想要過得更好,有時候你會放慢腳步一些些或者加速腳步一些些,因為想要跟對方並駕齊驅,誰也不要落了誰。

愛情是,跟最好的朋友談戀愛。 
或者是,跟我戀愛的那個人,會是我最好的朋友。

這似乎有點傻氣,但今天在報紙看見徐若瑄是這樣詮釋愛情,她說:
自己在戀愛中是對對方好過頭的女人。
她也說:喜歡給對方安全感的她,談戀愛時都會主動報備行蹤,她說:「我不覺得那是報備,我想跟你分享今天發生的一切,因為我愛你。」
記者笑她傻,她說:「我們常常做慈善,幫助我們都沒見過面的陌生人,對他們都這麼好了,我為什麼要對男朋友那麼嚴格?」

我認同她的話,我覺得戀愛是這樣沒錯。我不是那種特漂亮的女生,我覺得愛上一個人就是要用力地、好好地愛,因為這樣好不容易相遇了,我會認真付出到緣份結束的那天。不過,那並不代表我失去了自己的夢想,我還是有好多想做的事情,還是會在創作時很恐怖很沮喪,還是會不安,也怕自己有天寫不出來了,然後呢?該怎麼辦?

其實我現在還不知道,我只能盡量讓自己視野寬廣,多多聽朋友的故事、多多讓自己往前、多多看自己那些很懂得生活又努力的朋友們怎麼過日子。

如果有一天,我江郎才盡了,你還會愛我嗎?
我想,就算我寫不出來,我還是一樣會熱愛音樂、電影、書籍,喜歡生命發生的許多小事。
雖然會有很長很長的黑暗期,會想放棄自己,會覺得少了什麼,但若在我身邊的你,一定要提醒我,那些曾經讓我快樂的小事。

如果有一天,你江郎才盡了,我還會愛你嗎?
我想,若有那天到來,在很久很久的黑暗期過後,我們就,一起去旅行,找回我們以前覺得很好的簡單事物。

然後,可能到那天,我們又有靈感可以繼續做我們都喜歡的工作了。
是這樣吧,雖然有些傻氣的樂觀,不過夢想本來就很殘酷,誰叫我們不肯放棄夢想,那麼,就只能樂觀了。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uRu Lin
  • 如果哪天我江郎才盡了,你還會愛我嗎?
  • 小橘子
  • “夢想本來就很殘酷,誰叫我們不肯放棄夢想,那麼,就只能樂觀了。”
    話說是夢想怎麼會殘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