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有一陣子,蓄意避開師大商圈。就連上週五跟同事去金石堂開會,結束時想找個地方晃晃看稿,也屏除了師大,直奔到永康街的小自由去。
似乎就像害怕變老,不敢照鏡子的膚淺遲暮女子,抵死不想面對歲月的改變,時間的波流。抑或是在每個宿醉早晨自我厭惡的疲憊身軀,明明昨夜這麼歡愉,可今天卻像抽空了似。

師大夜市,明明有這麼多美麗的回憶,如今卻一一被摧毀。
水煎包、捲餅、泰式雞腿飯、青草茶、居酒屋、鹹花生咖啡、燈籠滷味,還有一間間買衣服的小店鋪,我的第一件比基尼,發現有賣Bath and bodyshop穗花乳液,一次集體採購回家的興奮,兩百塊就買到的吊帶褲,初次在那邊把《戀愛是種邪教》書稿印出來,一家一家出版社投稿的期待與失落……。

不知道那裡還剩多少,我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
就這樣假裝沒看見,日子漸漸過去,反正住在那的不是我,他們或許要的是一種安寧,我尊重那邊的住戶。我也沒有大智慧可以去明白為什麼永康街跟金華街的店家跟小舖還可以存在,師大的就必須離開,那個夏天很擠很臭的師大夜市,提著大包小包去附近小酒館一邊喝酒一邊跟大家分食的回憶,只能偶爾,拿出來回憶,當我想起了某種味道時,我不知道要去哪裡尋找,或者是,就這樣從此改變了。

就像有一天或許,會變成冷漠只會鄙視相異族群的大人,而那是我最害怕的事。
於是我愚蠢地用我僅剩不多的熱血,不再爆怒、不再謾罵,只能哀悼,地下社會即將關閉的事實。

我進去地社的年紀,是晚的。
那年我二十三歲,魔岩都解散了,我才開始聽魔岩三傑竇唯、張楚、何勇;1976都出第三張專輯了,我才開始聽〈方向感〉。
我在水瓶鯨魚的公司上班,她帶我進入了不一樣的世界。在某個失戀的夜裡,我們開會到極晚,她說:「我們去聽搖滾樂喝酒吧!」

我們去了「地下社會」

喝著濃到我懷疑可樂不見了的JD coke,昏暗的地方放著搖滾樂,我因為分手而不專心。明明是我說分手,卻比誰還難過,只有年少時,才會犯這麼愚蠢地錯吧!然後DJ,像會讀心術般,放起了竇唯的〈上帝保佑〉,那之前,是在聽Nirvana的〈Come as you are〉,對,我也是在那年,才開始聽Nirvana。

我從來就不算是個滾妹,只要是喜歡的音樂,不管是搖滾、嘻哈、靈魂、爵士,日文歌跟芭樂歌都願意聽,記得的歌名不多,開心時到是挺愛跟著起舞。地社給我的感覺是汗水味跟菸味,還有酒味以及音樂聲並進的,我去的次數不多,可每次去,都是穿著球鞋牛仔褲,好像掉入我從未加入的大學時期。

你問我那是不是某種文化,我想是的,當世界都被光鮮亮麗包圍時,一個可以包容著被某些人譏笑為沒意義的族群,接受所謂的失敗者,或者是,一些單純追求快樂的人,那邊只有音樂、只有酒、有些夢想,有的是開始萌芽、也些是已經腐敗,有些是只能追憶,可那是個小小空間,讓人,維持在本來的樣子。

就算是放牛班的學生又如何,我們在這邊有瘋狂的美夢。
就算過得頹靡又如何,喝瞎又如何?那是青春歲月的痕跡,我寧可當幾年的笨蛋,也不想當別人眼中優秀,卻老是再抱怨別人,並且從來沒快樂過的人。

地社對我來說是個溫暖的小小角落,想神秘約會時,不怕被人看見,在黑暗中,彼此飲酒談心,有時候喝過頭了,踩著樓梯上樓,竟發現早已天光。
地社是,不會是我生命中主力活動的核心,但每次經過,都會跟朋友聊上兩句的地方。

當Sexy a gogo已經變成大安運動中心,EDGE早已經消失到變成飛碟電台對面星巴克的地下室,Spin成為每年一次的祭典。地社,也要吹熄燈號了。

本來也只是想小小哀傷,分享著一些小回憶,就算了;本來也只是想在臉書上念個幾句,畢竟最近打開電視,從核能、美麗灣,到貪汙,我對於我生活的城市,越來越沮喪。看到連青春的回憶又要少一塊時,真的很感傷。

這時,又看到一篇文章說著:
文教區居民文化素養是很高的 對文化音樂產業絕對是欣賞支持的

裡面說著:
文創是無價的珍寶,但是請不要用文創來包裝「喝瞎」這種飲酒現象!君不見現在每天打開電視都會聽到一兩件酒駕肇禍的新聞,製造了多少家庭悲劇!有人會說:酒駕肇禍問題不在喝酒而在酒後駕駛。請問:有多少人在「喝瞎」後還能清楚行事知道不該酒駕?

我想說,親愛的文教區居民發言人(我相信這不是你們所有人的想法)──
喝酒沒有罪,我們也沒有人利用文創來包裝「喝瞎」,喝醉跟酒駕沒有直接的關連,就像老師不見得是好人,住在文教區也不見得有素養。誠如新聞上有會當小三的名媛、有會騷擾學生的老師、打著自己被汙衊實質貪瀆的假清官,每個世界裡,都有好人跟壞人。

喝酒的人沒有你們想像的低級,但相對的,你們或許也沒有自身想像的這麼高貴。當許多人在哀傷自己的青春某部份的重要回憶,被你們的「正義」消滅時,我們尊重這是你們居住的地方、花了大把銀子買房子的地方,可是請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地,去詆毀我們的青春。

或許,當每個人都在說Glee(歡樂合唱團)很好看,這是一種接納弱勢的表現時,你們知道嗎?你們正擺出一個姿態,在瞧不起我們這些怪胎。

我們只是會快樂的喝醉,卻不會用言語的利劍,打著正義之勢,去詆毀別人。
我們或許喝醉時曾經幹過一些糗事,但不要說喝醉了,誰沒清醒時,犯糗過?

沒有人是絕對的,只要還有愚蠢的能力,我都相信自己仍然是個可愛的大人。

 

 

, , ,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accentor
  • 唉!台灣一直在拆、一直在變,
    結果搞得整個島沒有一處有集體回憶的地方。
    沒有集體回憶怎麼會有人與土地的情感呢?
  • 其實在台南還是有一些地方不錯的
    我覺得那邊維持地挺好

    貝莉 於 2012/07/03 20:37 回覆

  • FIK
  • [ 我都相信自己仍然是個可愛的大人。]
    真棒^^
  • 趙晴
  • 那只是你的師大夜市記憶
    別人也有他的師大夜市記憶
    當你的覆蓋了別人的
    其實也就是別人的消失了
    現在不過是你被覆蓋了


    一樣的
    小自由=永康街?
    芒果冰=永康街?

    也不是

    這就是人生
  • 是啊
    每個人
    都有自己專屬的記憶

    其實沒有什麼等於什麼的

    貝莉 於 2012/07/04 17:41 回覆

  • 訪客
  • 那就把師大三里所有飲酒店全搬到你家那條巷子如何??
    沒有人喜歡看到自己樓下開了夜店的,同樣的,師大三里的里民也受夠了。
  • 事實上
    我家住安和路
    附近的確都是飲酒店跟餐廳
    有時候加班回家
    我到覺得路上有人還挺安全的
    久了附近餐廳酒館老闆看到我也會打招呼
    晚上我去國父紀念館慢跑
    還會提醒我要小心

    我想我文章裡也說了
    三里的里民有權決定他們居住的環境
    那是他們辛苦一輩子
    日日工作所爭取到的環境
    他們應該有個舒適的居住環境

    只是喜歡飲酒的人
    也不見得是壞人

    我想講的
    只是我對一些事物的看法而已
    謝謝你的意見:)

    貝莉 於 2012/07/05 11:32 回覆

  • 訪客
  • 感謝回答。

    安和路上的餐廳我也看過,
    但人潮沒有師大商圈這麼誇張到無政府狀態,
    你家那邊有黑道在巷弄裡爭奪地盤嗎?
    有房仲上門來問東問西的嗎?
    公園有沒有常常看到遊民佔據地盤、酒醉的人互相鬥毆吵架?
    安和路上的餐廳有和居民互相對罵甚至刻意陷害居民嗎?

    至於每個月的施工噪音更是幾乎一年12個月沒停下來過,左邊店家才剛裝潢好,到了下個月又換另外一家店開始敲敲打打了,這要如何住人??

    其他各式各樣怪現象,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的blog已經說了很多了。
    煩請不知道的人上去看。

    里民們有能力的搬家走人,沒能力的只好抗爭到底,治安差到極點,里民在巷子裡遇到有變態的、詐騙的,推銷的,小偷就更不用講了。

    不知道安和路上的治安狀況是否也是如此?
  • 訪客你好,因為你沒留名字我就這樣稱呼你了

    基本上
    我以前住在忠孝東路四段後巷時
    我早上去上課
    有青少年拿西瓜刀互砍
    從我旁邊跑過
    我還傻呼呼地要去搭公車

    晚上睡覺也會聽到改裝聲
    這些東西我不是沒有經歷過
    正是現在的微風廣場二店號面也就是健身房那邊
    不知道你有沒有去過

    其實我們的質問辯答我想應該可以結束了
    畢竟我們不是在立法院上班
    但我尊重你的意見所以我會據實回覆

    而里民們的努力已經開始有被看見
    相信他們很快有自己的生活環境

    如果你是住在那邊的人
    那我對你說句辛苦了
    希望你能回到你想要的人生
    長期讓自己無法休息想必一定很不舒服

    如果你只是單純發聲
    相信他們會很感動

    貝莉 於 2012/07/05 16:19 回覆

  • 訪客
  • 至於你說: "我想說,親愛的文教區居民發言人(我相信這不是你們所有人的想法)──"

    自救會沒有發言人。
    我猜你所說的是自救會blog的對於地社關門一事的評論文章,
    不好意思,我相信你可能從未參加過自救會的里民大會,也可能沒出席市府辦的說明會。

    自救會代表三里里民的意見,這從數次出席人數即看的出來,市府一直不敢讓三里里長改選,不知道多少人提出要三里里長改選的訴求,市府就是不願處理,因為萬一自救會派的候選人全當選,等同宣告過去以來有關自救會是否代表三里里民之適格性得到答案,也間接等於宣告師大商圈死刑。

  • 訪客
  • 不好意思,我要告訴你的是,師大商圈從我小時候到現在,只有最近這7~8年開始嚴重惡化,以前是根本不會遇到上述這些荒腔走板的怪事,師大三里是一個還算不錯,治安良好的社區。
  • 訪客
  •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真的好吵!! 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自以為是!!
  • 喜歡貝莉的^^
  • 我想那位訪客您可能不是很清楚貝莉所想表達的東西
    貝力沒有要挑起言語戰爭的意思
    他只是單純的 對這件事情說出他的感受
    更何況 喝酒真的並不代表壞人

    要比居住環境差的地方多的事 知道你們住在那裏很困擾
    但是 你真的可以冷靜點看待這邊文章
    只不過就是對於師大事件 說出一些想法而已
    大家立場不同 沒什麼好爭的 你在這裡爭贏了又如何

    況且 我想師大之所以變成今天這樣
    其實跟地下社會並不太大的關係
    而且拆了還是有別的外界影響干擾你的生活品質

    師大命運如何 地下社會如何 其實跟這篇文章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不過就是有感而發寫出文章罷了
    就別太認真 而且 貝莉跟你有仇嗎
    用字遣詞其實可以不用這麼激動
    就不會挑起些無謂的戰爭
  • 訪客
  • 喜歡師大商圈的人就搬來這裡住就對了!

    你覺得喜歡但又不願意住在這裡惡劣環境的人,那就自相矛盾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
  • 我沒有不想搬啊,我一開始從永和搬回台北市區時是師大永康新生安和一起找的,後來因緣際會下搬到現在的地方,找房子就是這樣,不到最後不知落角在哪

    貝莉 於 2012/09/16 21:56 回覆

  • TONY
  • 我也很懷念Sex a gogo 跟Spin與Circus(在羅斯福與和平東路口)另外師大路上的橘子更是玩音樂及文藝人必訪之地!但人生要向前走!小弟46歲還玩土坡車.跟年輕人健身.逛PUB!只要心境年輕哪有什麼大人小孩之塵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