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二。
繼昨天金石堂跟誠品的銷售報表決定了我的午餐是算有「小進步但不甚滿意」的略自暴自棄7-11咖哩炸雞排便當後,我現在正在忐忑不安地等著,今天博客來銷報會取決我吃什麼。究竟是開心地想說喝個牛奶就好啦!還是吃了麥當勞的麥克餐,最悲傷的是否直奔派克雞排呢?我正在忐忑不安地等答案。

上週編輯手札文末提及,不只是華爾街金童要追數字。日日堆積在書本後面,每天對著電腦打字校稿尋找文章,文科比數科好很多的宅編輯們,也是要追數字。是的,一本書的好壞,除了口碑好不好之外,接下來就是看數字了。
一般人看得到的都是網路銷售排名、書店排行榜,可我們每週一跟二,都可以仔仔細細地看到集團內每本書在三大通路(博客來、誠品、金石堂)的銷售量。

我的狀況算特殊, 自己出版的書跟自己編輯的書,碰巧都是同一個集團不同出版社,所以每週我都可以看到兩種「自己書」的銷售量。
老實說,這樣的狀況是很刺激又殘忍的,也正因為這樣,當時應徵到出版社上班時,就跟總編兩人有共識,編書歸編書、寫書歸寫書,不要放在同一身份上進行,不然肯定容易錯亂。當時我曾覺得一切只是我神經質緊張多慮,可真正到編書時,我發現,這真的比寫書的數字還難熬。

台灣之光設計師》這本書在九月六號上市之後已經過了兩週,想當初我把書完畢交給印刷廠,然後入庫之後,就瀟灑地飛向峇里島去參加好友的婚禮了,臨行前還轉PO了 〈關於出版,我想說的是:對不起,我得先走了——編輯寫給作者的道歉信◎陳夏民〉這篇文章砥礪自己說,過了就過了。

但結果當然不是這樣,任何編輯對自己的書,根本不可能平常心啊!原來編輯跟作者一樣,是用同等的愛去看待自己編輯的書的。 各位作者,不要再覺得你的編輯不愛自己的書了。我以前曾經覺得一些編輯不在乎我,在這邊我跟你們道歉,這根本是我的自我感覺良好所誘發出的自身惶恐,卻完全忽略了你們的心情。

當報表出來時,我眼裡只有我編的書賣多少本,自己寫的那本都拋諸腦後,反而是同事提醒我說:「嘿,這週你之前那本書現在是賣多少多少喔。」我腦海裡掛念的都是我的編書處女作賣得怎麼樣。當發現博客來的新書資料裡只有Take Look(版型試閱),沒有內文試閱(所以上面的連結是金石堂的)慌張地不知如何是好。像個小媳婦似地,有問題又不敢開口,以為是博客來不喜歡這本書所以沒放,直到總編提醒我說可能是對方忙漏了,請業務部的同事去講一下吧,我才鼓起勇氣。

對照當年,博客來或是某家網路書店忘記放我自己作品的試閱還是有錯字時,我可是打去跟編輯據理力爭了良久。如今,當我成為編輯時,我才發現這有多少無奈。

每一本書都是自己的心血啊!

尤其當我在跟某位配合的作者聊天時,因為她身兼外包編輯跟設計的身分,她對書的看法跟一般作者不同,她手裡拿著這本雖以工業設計為主,實質在講這些小人物創業故事的書時,說:「妳好勇敢,這很冷門不好做啊!」的那刻時,我笑著跟她說:「書不能永遠只有一個樣子啊,不試怎麼知道,還好我老闆支持我做這件事!」

忘了誰曾說過:「不管是分手還是被分手都是一樣傷心。」而我想對於書,我後來的看法是,也許編輯看似比作者先拋下書的人,可那段回憶對我們來說都是美好的。

雖然我手頭上已經往下一本書邁進,同時又劈腿似地跟好多本書曖昧,看是否可以交往 出版。可是就當編輯是段正淳吧!每本我們都好心動好愛。

不過,寫到現在博客來的銷量還是沒出來,又讓我繼續焦慮下去地無法決定今天中午要吃什麼了?但沒關係,下週就是十月的開始,到時候就要開始有一連串每週四晚上在台大誠品的活動來宣傳新書。

嗯,編輯不是只有每天窩在電腦前看稿子看到眼瞎,在做特殊陳列(就是你在書店看到那不一樣的「裝飾」)跟活動時,我們也是要跳進去策劃以及跟到底啊! 


後記:結果我今天午餐是精力湯+健康的薰雞三明治,最後買了六個泡芙來跟同事們分享,我的銷報到底怎麼樣呢?就讓大家自己猜猜看吧!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倒掛著魅影
  • 只能說 期待您 下一部作品 能一切美滿 到時後 我應該能多買幾本 給妳簽名 然後捐給基隆的圖書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