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適的秋夜裡,與朋友飲酒,大家慢慢啜飲,伴著涼風,無雲的天空竟在光害嚴重的台北滿天星斗,令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麼清澈的夜,怎麼會出現在如此骯髒的城市。

好像是浪漫愛情喜劇的畫面,偏偏在這之前,才聽了個故事。

總是看起來笑容滿面,老愛逗眾人歡樂的朋友,在酒精催化下,說了家裡的故事,年邁的父親、中度心障的姐姐及未來擔憂的包袱。你完全想不到,這個看似無憂無慮的人,有著沈重的包袱。

若非是酒神施了咒語,大家有著以酒杯為盟不說嘴的默契,或許,我永遠都不知道另一面的他。
當然也讓我驚覺另一件事,周遭最常在抱怨的,都是「小」煩惱,真正生命中有困難的朋友,往往沒有力氣停下來去說些什麼,就是過著日子,有時會損損別人、有時八卦一下,卻絲毫沒有埋怨天地的空間。

那樣的毅力,令人欽佩。

當然他也不是我唯一有如此艱辛包袱的朋友。
有背負著百萬欠債卻堅持要做好店的朋友;有每個月僅賺兩萬多,卻幾乎都交給媽媽,也不放棄創作夢的朋友;有差點因為遺傳疾病失去視力,開始放下本來如日中天的工作開始調養的朋友,有太多太多辛苦的人,每次出來時都堆著笑臉、講著些輕鬆話語,可當面對真實生活時,卻有著萬分毅力。

以前,總以為自己是最慘的那個,出書卻沒人注意,終日懷才不遇,想自殺沒有死成卻半死不活,吃了幾個爛頭痛藥安眠藥加點酒,換來得只有家人的眼淚、跟朋友的傷心。不是別人口中正常的家庭,高中也沒畢業,憎恨這個世界,更是討厭自己。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有這麼點好運,竟開始有了正常工作,結果也是愛做不做,後來發現自己被躁鬱症糾纏,似乎是遺傳,似乎又不是,沒有個正解,反之,就是脫離不去。

就這樣十幾年下來,有時早上看著那黃色藥丸有些感嘆,但有時聽到醫生說漸漸變好,也挺開心,反正人生就這樣,就把躁鬱症當青光眼,或者是別人近視我得躁鬱症來看,好像也沒什麼問題。

離題了,其實我只是想說,很多時候人都會覺得世界是圍著自己轉:「我這麼有才華努力這麼多,為何錢這麼少」「我不快樂所以當然要吸毒,你們這些凡人懂屁啊」「大家都一樣差勁,為何你們要拿我開刀」「我是躁鬱症我很慘耶,你們懂什麼」「這是個廢物的世界,所以賺錢的都是些渣子」

這些難聽的話,多了,好像各處都聽得到,更糟糕的是竟也有人鼓掌叫好。

誰不苦呢?

大家都人生父母養的,誰不想漂漂亮亮、高高帥帥、書讀得好、賺很多錢、很有才華、世界第一......。
可這世界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好看的、難看的、芭樂的、平庸的。

但沒有人是最屌的。

只是有些人特別努力突破困境,也特別令人感動。知道自己精神狀態不佳,或許有些心理或身體疾病,但努力的對抗,寫出一首首感人的歌,去激勵他人(像已逝的宋岳廷),或一段段精采的故事,讓我們看見生命的美好(如《潛水鐘與蝴蝶魚》還有前陣子由真實故事改編的《逆轉人生》)。

他們用實際去克服困難,不是每天坐在電腦前對著螢幕大吵大鬧,抱怨全世界。他們接納自己的缺陷,渴望再多做點什麼,增加生命的記憶跟美好。

或許,我講這麼多都是廢話,對著網路咆嘯抱怨,一堆人鼓掌的還是大有人在;而懂得關掉螢幕,不理會那些虛無繼續努力的人,也不在少數。只是有時候還是無法接受有些人把他的困難都推給世界,是世界辜負了他,是他生病了,所以依賴藥物毒品、所以講話不堪,還賴說別人都一樣。

我很熟悉那樣的面孔,在我的家族中,就有這樣的親戚,他讓我曾經恐慌會變成他,是我自我厭惡的重心。直到多年後,我才明白我們都會有自己的路,無論血液中有什麼樣的因子,萬事都有改變的機會。

過程是風景,結果是明信片。

懂得擁抱痛苦停止抱怨的人,才能突破困境,發現自己不是孤獨的那個。
覺得全世界都辜負自己的人,最後只會變成自溺,讓人想狂吼你要愛自己到什麼程度?
而那樣的人,再多優點,最後也只會被人遺忘,漸漸發現原先的掌聲只是泡沫般的擁抱,其實什麼都沒留下。

人生必然有低潮,若細數,或許我們多數都站在失敗的一方。
有時是命運、有時是自己不夠努力。

而無病呻吟的人,我想,會錯失很多,真正體驗生命的機會,就像我那二十幾歲的青春時光。


注1:標題是蛋堡的一首歌〈過程〉裡的歌詞,我很喜歡。
注2:本文沒有隱射任何人,請勿有過度聯想或對號入座,只是最近聽到一些故事有感。
注3:文內所提的狀況是一般人的情形,我知道真的有一些人很辛苦很痛,連堅強都如同要求四肢癱瘓者站立,是強人所難。
注4:願大家都能當個快樂的人,也請原諒我今天像個老古董一樣碎念。但我真的很不能接受,那樣老是抱怨跟用攻擊別人藉此吸引目光者,雖然我也曾經做過那樣的人。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
  • 謝謝妳的文章. 每一字, 每一句都像我在讀自己的故事一樣.

    我今天連續看完了妳寫的 "我最愛的台北", 和 "帶不回家" 兩本書.
    前者, 讓我更聊解妳, 像把保鮮膜拿掉才能完全滲入的粉絲情懷,
    妳的文字, 妳的經驗, 妳的故事, 讓我讀完就像變成了妳的好朋友一樣. 幫妳打氣.

    後者, 讓我捨不得看完. 好幾次快讀完下一章, 我會讓自己停下來.....
    因為我不想要故事結束.
    我沒有想到竟然我的人生, 家庭, 會跟一本小說.......這. 麼. 像.
    我以為, 我正讀著我自己的故事.
    掀開了蓋住回憶的盒子. 重新走回記憶的迷宮.
    艾家三姐妹就像我的多重人格...
    在不同的時期, 面對著一樣的人, 事, 物. 笑, 眼淚, 與心情.

    從第一次看妳的書 "戀愛是種邪教" & "真愛是種信仰" 就一直很喜歡你的寫作風格.
    很直接卻很有層次感.
    很真誠卻也感受的到妳的防禦心.
    很開朗 (可以透過妳的文字感受到妳的笑聲), 卻也可以感覺的到妳的 blue.

    謝謝妳跟我們分享妳的世界.
    妳筆下的愛情, 事業, 家庭, 友情, 還有自己的故事,
    讓在遠方的我 (美國), 感覺很溫暖.

    不再孤單.

    C.




  • 謝謝你的留言
    我很感動
    謝謝:)

    貝莉 於 2012/11/08 19: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