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親屬過逝,本週趁兩天有空去看她。
也沒做什麼,就是買些生活必需品、幫忙折折蓮花,講講笑話。

死別。
對很多人來說是惶恐不知如何面對的事。
死別。
是我永遠也不習慣但漸漸知道該如何應對的事。

朋友家生性樂觀,或者是他們知道往生家屬性情,該遵守的習俗還是有,吃素、念經、折花,準備些纏盤一路好走。
可他們也有些許歐美人性格,每晚小酌,斟點酒給已逝者,接著三五杯聊起往事。

於是我總一進門先洗手吃齋飯,然後開始根據爺爺過逝時學會的技能幫忙折蓮花開始的幾個步驟(畢竟只能協助,開始跟最終還是要他們親手完成),中場休息吃點豐盛的素食宵夜、喝點酒,聊聊天,帶點宿醉回家去。

好友的兄長跟我說:「其實我們要的不是公祭那天有多大的花,多豐厚的奠儀,此時此刻的問候最珍貴。」我點頭道謝。
好友跟我說:「我很謝謝妳陪了我兩天。」讓我更感抱歉。

我真的沒做什麼,這只是舉手之勞。
多年來,好友陪我度過好多,爺爺過逝、感情低潮、工作不順,甚至連任性地說她不好時都有。
每個重要時刻都有她在,如今我只是搭了班捷運過去陪伴。

況且他們家生性樂觀,吃素要想出美味菜色,守喪期間也會笑笑說些往事讓人寬慰。我所做的,只是多了個陌生人聊聊天、多位幫手做些小事,真的沒什麼。
更何況家屬中也有幾位我本來就熟識,只是像個朋友去拜訪。

她不忌諱、我不忌諱,都好。
往生者我不熟識,但活在世上的好友跟她的家人,都如此親切可愛,我真的沒做什麼。

然後大家講起了死亡的衝擊。
死亡可以觀察更多人,每個人對死亡的反應。
死亡可以看到親屬們最真誠的心態,有好有壞有差異。

死亡會讓我們恐懼。
它讓我們瞬間感受竟離結束如此近,或許瞬間會感到一些珍惜。
死亡是一種瞬間翻盤。
即便你以為有了萬全準備,但來臨時還是如此措手不及,甚過你曾以為是人生慘劇的愛情。

好友經歷的死別讓我想起了多年往事,大姑姑、舅舅、爺爺相繼離世時所經歷的故事。
好友面對的勇敢讓我讚嘆她多年的改變,幾年前當我們談起生命結束的議題時,她避而不談的神情曾令我擔心。

死別讓我們勇敢,卻也看見未知的自己。
靈魂究竟去哪裡,回憶會隨著逝去的人年年耗損多少?
沒人知道。

死別讓我們反思,看見心裡的陰影。
生命中的遺憾,究竟有多少沒好好達成只是說說而已? 

死亡讓我們感念生離是一種希望。
即便你們今天錯過,明日還有機會相遇。
死亡是種抽象。
即便我們都相信「極樂世界」但誰知我們是否還有意念可以相見。 

好友說,謝謝上蒼在這年讓她因故在家休息,所以有了許多陪伴家屬的時間,那最後一程充滿回憶。
我說:「這真的是好事啊,畢竟親人往生時,誰沒遺憾,端看是大是小。」
爾後笑起我的樂觀都是託她的福,生命就這麼奇妙,誰能想過,悲觀如我重新拾回生命信仰,是由她而成,如今卻由我回給她力量。

一切都太巧了。

那年爺爺過逝,因腳傷不小心錯過往生前慶生派對沮喪的我,七天不肯出門。她和另一友人衝進我家,帶著鹽酥雞跟滷味,喊著說:「妳只能吃旁邊的素菜喔!」並毫不客氣地大吃大喝兼拿起我的藏酒說要舉辦「把貝莉酒喝光光」派對免得我沮喪喝光出事(這件事是懸案,我拿此點跟好友質疑為何喪家可以喝酒時,她直說:「我當年以為你只是腳傷不能喝酒啊!」這點我挺相信,畢竟我後來聽了好多喪家可以飲酒的案例,不過當年我家的習慣是禁止啦) 
邊嫌我家裡髒亂,邊喊著乾杯逗我笑的她,如今紅著雙眼對我說著感謝。


一切都太巧了。
本來又犯著庸人自擾公主病的我,幻想自己是可憐狂的同時,在此時發現自己多麼可笑。
生命是十字交叉的課題,一次次生離死別,讓我們有著不同感受。

你失戀了他離開你難受。
但會有比,他死去了此生再也不見好嗎?
你恨死他覺得這垃圾王八蛋走了你還會開心,不管他是你男友你爸你爺爺你哥哥都一樣。
但死了真的會比較快樂嗎?

誰知道。

死別。
是個結束也是開始。
那比失戀是戀愛的開始還要劇烈五十倍。
因為那是個當下立刻感覺到工作、友情跟愛情考驗的嚴峻話題。

死別。
是透徹診視自己的機會。

不要輕易地跟他人說你了解他的死別。
但也不要輕易地因為死別而崩解。

這是我們生命最重要的一個章節。
別因鬼神之說而抗拒跟死別接近。
若你信鬼神,會更懂得如何與之共處。  

擁抱死別的歷程,這段路很苦。
若無法擁抱自身經歷死別的痛,那麼,當朋友面對如此之苦時,適當地,伸出手吧!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