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214_10150263863991641_2237286_n  

男人又冒出來,扮乖賣帥。
彷彿之前的避不連絡從未發生。
往常她必定慶幸能恢復到往日時光。
但這次,她膩了。

等待的過程裡,有了另位追求者,對她的忽冷忽熱欣賞至極。
像面鏡子讓她順間通透。
興致一起就無話不談,覺得煩悶就冷淡對待。
不過是個排遣。

想透,就覺得沒啥好怪罪,她懂了男人的心思,也看清自己的。
比較憤怒的反而是那間在徐洲路上愛開不開的餐館。
戀愛可以不談,飯怎能不吃?


食物的美好是想要就可以得到,戀愛不一定。
食物的好處是隨時可以溫暖你,只要不走進地雷店。
食物的幸福準確度比戀愛高多了!

怎能有一間餐館這麼差勁。
說不開就不開,不說何時回來,也不講任何原因。


比丟了句「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就消失不見,最後若無其事出現的男人還可惡。
站在「貓下去」的門口,她發起脾氣來。


如果世上連食物都不忠誠了,那還剩下什麼可以相信?

寬六九的文章在此

圖說:圖為貓下去之前的名片,現在應該已經不在



這件事的發生--

貓下去西式快炒老闆a.k.a寬六九a.k.a老陳,是我的酒友
他喜歡在喝酒時爆粗口,講很難的話題,以及說我是傻妹
在2012年爛透的11月尾末,我們決定一起來寫些什麼

酒與人與愛與所有看起來不重要又很重要的事
老陳很賤的說我是「當代兩性作家」可我寧願他們平日私下揶揄我的稱謂「城市記錄者」


但這不過就是一個住在台北不懂愛又常寫愛情故事的女人。
跟一位台南出生高雄唸書脾氣是餐飲界前三名暴躁的餐廳老闆。
一起寫的生活小事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