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了個清早,她發了封信,要男人若非把她當戀愛對象,就別聯絡了吧!

隔了幾天,在2012的最後一天,她又發了封信說--「要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了。」

何等囉嗦的女人。

 

說穿了不就攬鏡自照,獨角戲極致到裡外不是人。

男人非但沒回應,還無聲無息地徹底。

 

女人覺得難過。

卻也沒之前那麼難過。

因為早知道這段路是該走的,牽牽扯扯下去,並沒好處。

 

說男人有錯嗎?

似乎也沒,不就分手沒幾天開始挺密切聯絡,女人卻內心戲演個沒完。

不過也不算男人找來,是女人因某個機緣開始每日、每夜、每天聯絡。

 

男人只是沒抗拒,或者是偶爾遞上些許溫情。

但女人也不是不明白,那樣的情份比起之前差了許多。

當男人撲天蓋地無論如何都要跟女人在一起時,當男人萬事都要跟女人撒嬌分享時,當他們可以在彼此眼中看見星辰月亮希望時。

姿態早已有所差別。

 

是自我保護也好,感情濃度減退也罷。

是慣性聯絡也好,刻意拉開密度也罷。

 

女人不擅長猜,也沒法子猜。

否則當時就不會不顧一切地跟男人談起即便玉石俱焚都無所謂的戀愛。

女人不擅長戀愛,也沒法子冷眼旁觀。

否則就不會在迷惘委屈時,一個盡地大吵大鬧把男人嚇到跑得老遠。

 

不安的女人都擅長演內心戲,可愛情路上能大膽安心的有幾人?

少之又少。

否則不會這麼多人忙於求神問卜就是要個明白。

 

男人們或許會問,那幹嘛不直接開口問?

可開了口後會大聲回答不逃亡的又有幾人?

可以理智解決的又有幾人?

 

女人要的只是安撫,可她沒說出口,換成了好多「檢討」「自責」「難過」。

女人討厭自己那樣子,卻意外了有了其他出路,在一連串的失去跟無法挽回後,竟通透了心中所望。

 

不過就是要簡單的幸福啊!

因為男人與她共同思考過將來,所以女人相信、也堅信,很多事情是可以再來的。

即便她一時說了任性地話,曾瞬間迷惘思考她愛的究竟是男人還是過往的情人。也漸漸清明起來。

 

不過,就算兩人無法回到過去,她始終不願意相信男人是壞人。

 

男人初次見到她時,說好幸福,說女人可以啟發他、讓他的生命完整。

男人每次都說著女人好可愛,生氣時、工作時、討厭時,他還喜歡故意逗女生發脾氣再逗她笑。

 

那樣彎彎的笑臉看起來是愛啊,四處看到風景都要分享也是愛啊,所有小事都要跟女人說,也是愛吧!

睡覺時怎麼都要牽住的手,不管怎樣時也要回頭看的眼神,還有好多點點滴滴,怎麼可以說不見就不見。

 

還有永遠呢?

永遠跑去哪了。

 

如果沒有愛,為什麼之前會一起想著未來呢?

如果沒有愛,為什麼還會記得那些小小的喜歡、小小的笑。

 

可她想起了最後一次看到男人時,眼睛的小小光彩不見了。

最後一次看到男人時,靜默變得好尷尬。

 

那種感覺,像是宿醉起床時,在鏡中看見的不堪倒影。

那種感覺,像是內心迷失時,照著鏡子,也覺得好陌生。

 

永遠怎麼看起來這麼長,卻又如此短。

想想或許只是很簡單地,男人不夠勇敢,而她不夠堅定而已。

 

於是她想起某次失戀時,好友要她聽的那首歌。

Sherly Crow的〈Are You Strong Enough to Be My Man?〉

 

親愛的男人,你為何就是不能鼓起那份勇氣呢?

在故事剛開始時,你明知道她的不安來自於那個不算完整建構的家。

她的害怕來自於不確定地義無反顧,她的逃亡來自於一次又一次被家人拋棄所想要有的自保。

其實所有的失序只要一句「沒事了」就可以恢復原狀,不過,你卻沒辦法伸出那隻手。

 

或許是人生經歷、或許是許多傷痛,或許是很多只有你自己、別人無法探索的真相。或許沒什麼,只是討厭麻煩跟煩心罷了。

 

可愛不是這樣,愛不會永遠只有好事。而許多討厭的事情也是因為愛而誕生。

 

然後女人就想起了那次,她跟男人在某次要去逛IKEA時,兩人大吵,只為了男人覺得女人的某個小行為,就像他那過往幾任傷害他的女友而抓狂時,女人冷靜地說著:「你的人生經驗不代表我就是她們;我的人生經驗也不代表你就是他們。只是看彼此有沒有勇氣放下並且賭一把而已。」男人看著她良久,突然說:「我發現妳有個優點,妳不會像其他女生一樣,在我心情不好時被影響,妳還是穩穩地用妳的情緒把我拉回來。」

 

「我可以這樣,那你呢?」想起了這段落,女人竟有一絲苦笑。

 

男人,終究無法賭一把,或許還是把她當成過去傷害他的每個人。

就像她那時失控時,也是把男人當成曾經傷害過她的人一般。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能大膽安心的,只有不愛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