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擁有許多僵固信念的人,所作所為都是出於恐懼。如果你不敢認真思考別人的行事和看法,就表示你是在對他們妄下判斷,因為你根本不曾充分考慮他們的意見。 」摘自《你就是自己的療癒師》一書。



最近迷戀上讀各式各樣的書。
以前的閱讀很固定,推理小說、小說、食譜、散文……,偶爾會看些跟妖精魔法或者神祕學歷史相關的書。近來,因為同出版集團的隔壁同事,是出版身心靈書籍,一方面跟對方聊得來,二方面是對「快樂」的真諦益發好奇,所以拓展了閱讀方向。

沒想到,讀起興趣來,總有跟以往不同的看法。
想想,是否從前的生活過度僵化呢?

這段時間,的確因為失去,開始尋找不同的方法。
二十幾歲,一直在尋求愛情的真相、追求夢想的步伐,年近三十時,想著好好生活的方法,當千頭萬緒都跑過,發現最不認識的是自己之後,反而有了不同的念頭。

開始不大喝酒、改變運動模式,喜歡早晨,漸漸早睡,這些都是我幾次在網路上公開述說,或許聽者都膩了。
窩在家裡的時間多了,電視還是不喜歡打開,多數新聞更是謝絕。一本又一本啃著書,有在公車上閱讀的書、也有睡前讀的書,當然還有在咖啡廳看的書,像是在不同畫面下的電影配樂,甚是有趣。

自身生活版塊縮小,卻有著不同視野,應該怎麼說呢……是在尋找正能量的過程吧!
正能量的過程,沒想像中輕鬆愉快,中間有遇到「動怒」的考驗,有面對真誠的試煉,還有所謂的耐性跟如何穩定自己。
說好笑一點,連Candy Crush,都會影響到心情。

沒在胡扯,這真的是跟朋友的今日對話。
朋友說,她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心情越來越容易浮躁,感覺正能量都不見了,突然我們都想到--「Candy Crush」
Candy Crush一開始是新鮮好玩、後來闖關不過就開始培養耐性,久了就患得患失。然後彼此都突然想著:「我們為何要被這種事情控制。」

對啊,我們為何要被遊戲控制患得患失,那相對的,我們為何要被一些慾望控制、困住,變得不快樂。
飲酒是放鬆,最後變成放縱;戀愛是開心,最後竟成為無法放手;工作是為了要有更好的生活,最後卻窮得只剩下錢;喜歡創作,最後卻讓自己陷入情緒深淵,才可以寫出好作品。

應該會有共存的方法吧!
這也是我最近在思考的地方。

二十歲鼓勵我創作的朋友,曾對我說:「寫作之人要有傲氣,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但我們手上拿的那隻筆,是否會造成他人生活困擾,還是為了怕傷人就什麼都不寫,也是拿捏之處。

以往固執,甚至會為了自身堅持而與人吵鬧不休,翻臉也不後悔的我。開始思考,這樣是否有意義。
也好在意別人怎麼看我,三言兩語,就能讓自己難過些許天。
但套句另外同樣在創作的友人說:「我時常在寫愛情,多半是安慰傷心的人,那些字句,讓許多人都以為我每天都在悲傷,那難道,我就不寫了嗎?」這也讓我習得一課。
每日述說在愛裡觀察的我,悲傷快樂與否,好像也不是這麼重要,最重要的是閱讀者看到的心情,是否有共鳴,是否想到些什麼。

話題越繞越遠,本想簡單說些事,現在卻叨叨絮絮地像閒話家常。
只是想說,每個人都有尋找自己的過程。而我,正在進行這樣的經歷。
身邊許多三十幾歲的友人,也同樣面臨這樣的時光。

我喜歡這樣的時光。
甚至覺得這是最好的單身時光。
三兩女性好友圍在身邊,不再因為孤單聚在一起喝到天光,不再身邊一定要什麼異性友人包圍著自己,不再因為喝醉時,寫了什麼觸動人心,隔天看了卻難過的話。
或許也是這樣,才每日貪婪地清醒記入下所有枝微末節;夢也好、吉光片羽也好、一首歌的感觸、對於自身失敗和快樂的紀錄;有私下的、也有公開的。
當那些愛恨與懊惱跟不服輸漸漸消失,我發現,開始跟脆弱的自己共融了。

也因此,當我今天在公車上讀到:「一個擁有許多僵固信念的人,所作所為都是出於恐懼。」這句話時我笑了。
固執如我,真的曾經,擁抱好多好多的恐懼啊!

你呢,你擁抱了多少恐懼?非得要有人愛時才會暫且忘記,但無人可愛時,卻像水蛭一樣吸著不放。有多少不安,時時刻刻像荊棘一樣刺著你,卻強顏歡笑不當回事。還有多少你覺得絕不肯讓步的事情,困住了你,看似堅定,卻不快樂。
把它也放下吧,或者是,換個角度看它吧!
希望我們能一起試著,朝著更遠的地方飛翔。


註:很喜歡Paul Mccartney寫的這首歌,有關這首歌的中文翻譯跟來由介紹可以看這裡,介紹的很詳細,我很喜歡。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