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連續又連續,好幾個周末都在加班的妳,終於累了。
伴隨著生理痛,等著設計回稿,要交給老闆檢查,看這活動海報是否通過,明天還要繼續順記者會流程,做下個案子提案,妳說,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同事們都可以準時下班有著私人生活,妳卻無法好好控制時間。我說:「沒關係,我也是一樣。」心中卻也有絲無奈。

將近三十五歲,好強的性格還是沒改,可體己的朋友剩沒多少。
不是不好了,只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
有小孩的要照顧小孩、有婚姻的要注重生活,談戀愛的,當然二人世界,妳何曾不是如此。

雖然偶爾會笑說,還好現在單身,所以才能這樣忙得暗無天日,不然會被另一半罵死,可卻想起昨夜搭著計程車直奔設計工作室時,眼眶打轉,找不到可以訴苦的人。妳傳了訊息給曾說會永遠永遠疼妳的人,他沒有回覆,看著Whatsapp打著收到,卻沒人回應,妳覺得好累。

有時,不過希望有人對妳說:「沒事了。」已經連「有我在」這三個字都免了。
是自己的問題嗎?還是上天的考驗。
妳對我說起,曾經看我書裡寫的:「眼高與頂的女孩,總有天會碰上剛剛好的男孩。」可男孩呢?
我答不出來,因為我知道妳只是累了,累到這瞬間,想要把自己放在最脆弱的角落,沒辦法,堅強的反噬就是無以名狀的脆弱。

以往,妳會找個小酒館喝幾杯,跟酒友們笑笑鬧鬧過一晚,帶著宿醉上班,可現在妳也不願了。
「為什麼呢?」我問妳。
妳說看著日夜顛倒的朋友們,身體越來越差,還有好友因此更年期提早來臨,或者是想生小孩卻怎麼都無法達成願望,妳也怕了。終究在炫麗的生活中,妳只想要平凡的幸福,只可惜妳還沒準備好。
妳以為準備好了結婚生子定下來,卻在上段戀情結束後,發現自己還沒準備好。

「接近三十五歲的女人,卡在好尷尬的位置啊!」妳苦惱地說,想要尋求我的認同。
我的確認同啊,那與二十九歲的煩惱不同,世界不會毀滅,妳有能力來個舒適的旅行,妳可以累了去按摩、獨自大吃一頓,買套好衣服,來個好旅行,妳可以很美,利用運動維持苗條,妳可以看不出年齡,只要隨時有著童心。不過卻像鴨子划水,表面若無其事,卻但在十字路口迷惘。

我現在很好,但以後還會這麼好嗎?
那樣的不安,還是縈繞著自己。

沒有不喜歡現狀,卻又好像少了些什麼,是這關卡的無奈;生活漸漸寂寥,多數也是自己不再愛歌舞昇平的熱鬧,自己孤僻造成疏遠,也怪不了誰。


三十五歲以後會怎樣呢?
是否還是有人愛,像現在這樣,同年的、年輕的、年長的,都會來示好,最後被妳彆扭的個性慢慢嚇開。或者是乾脆喊著自己一個人很好,開始買房買車買名牌,覺得無人可愛。
妳不想變成這種人,深怕真的會變成某種單身生化人。

也怕得了明明寂寞,卻不承認這是種病。對妳來說愛自己是可悲的,當生命除了自己誰都無法愛時,即便自給自足都覺得空洞。
妳就是那種看起來強勢,卻渴望的被愛的小女人。


於是,當妳收到一個晚來的訊息對妳說著:「別急,慢慢來。」時,妳獨自在無人的辦公室裡大哭了起來。
妳知道,終究性格裡,還是有著不服輸的個性,像刺蝟一樣怕被傷害,不願讓人發現妳認輸的姿態,因為堅強是妳可以活到這麼久的利器。

妳想慢慢來,但青春的波流推著妳往前,有時讓妳害怕無法停下來。
妳當然知道要笑著面對所有事情,只是這個時刻,只有淚水化成河流,才能讓妳有隨波逐流的釋懷。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