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呈現大字以為在島中央,抱著棉被怎樣都不肯起身,發現竟有熟睡二十四小時的本能。電話響了,不接,手機閃著光芒,按掉。於是發現,老毛病又來了。不想講話的時候,是最失敗的時候。

但也有好一些的時候,你懂得開口求救,他給你些力量。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語言,僅僅說著:「不要急」「沒事了」「慢慢來」就好像定心丸那樣。

以前你總以為生活要的是靈魂伴侶,眼神一眨就明白你在想什麼,還沒開口就能幫你接下句話,像是夥伴般的關係。最後發現,或許需要的是能幫你解除沮喪的人。

可以解除沮喪的人,不見得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了解到深處的人,有時會不自覺會互相傷害。但願意擁抱你悲傷跟沮喪的人,卻是世界上最溫暖的人。若有這樣的人,要慶幸。若沒有,那麼,試著擁抱自己吧!總有一天,我們都能尋找到,屬於自己的鎮定劑。

謝謝,我的鎮定劑。

寬六九文章在此

關於本歌:沒什麼,只是在寫文章時,剛好聽到,還是張國璽自己唱的版本最好聽,有助消除沮喪(另有劉若英、周渝民版)

這件事的發生--

貓下去西式快炒老闆a.k.a寬六九a.k.a老陳,是我的酒友
他喜歡在喝酒時爆粗口,講很難的話題,以及說我是傻妹
在2012年爛透的11月尾末,我們決定一起來寫些什麼

酒與人與愛與所有看起來不重要又很重要的事
老陳很賤的說我是「當代兩性作家」可我寧願他們平日私下揶揄我的稱謂「城市記錄者」


但這不過就是一個住在台北不懂愛又常寫愛情故事的女人。
跟一位台南出生高雄唸書脾氣是餐飲界前三名暴躁的餐廳老闆。
一起寫的生活小事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