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鬱症是這樣的,在躁症時,有時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人,沒有什麼無法完成,活潑、講話快速、喜歡出去玩、愛買東西,工作效率高,也常常容易分心。意志力也強大,反正,人生就是以我轉,萬事皆可成,這種時候最難發現有問題。就像當時我沒發現家裡越來越亂,書越疊越多(一直在買),有什麼事情天真過剩的以為是好運的Sign。天台的植物也被我養死一大半。我沒有羞恥心,也沒有自制力,創作力豐富,相信自己可以控制躁鬱症,萬事都很OK,然後有天,鬱症來了。

鬱症往往來得沒有理由,好像自由落體那樣。我想走的那天,這一切是突然發生的,我像往常一樣喝酒,在酒館聊天,然後走路回家,我像還沒戒酒的馬修史塔德一樣在酒館跟著酒友瘋狂喝酒聊天打屁,像是認識好幾輩子的熟朋友,我發了點無聊的脾氣。喔,我忘了說,那天我日子真的過得挺好的,還有朋友請我去茹絲葵吃牛排。但情緒降落就這樣來了,我瞬間心情不好發了脾氣,我回家跟朋友說我的生活沒有意義,我很悲觀無計可施。一直像金頂電池裡那隻兔子瘋狂跳躍的我,瞬間沒電了。

然後很調皮地,我就被送進醫院,然後出來,然後茫然。因此決定隔天去剪頭髮,換個不一樣的人生。當然,若用每次輕生都算重新開此,這次我人生第四次的新生。

我一直是個運氣很好的孩子,只是每次非要到這種節骨眼,我才知道珍惜,也在這些過程中,發現一些事情。
發病那週,老闆跟同事出差,整個辦公室只剩下我一個人,所以我沒事就可以關上辦公室的門,專心看稿子。對,我很慶幸,那週最重要的工作是把作者的稿子看完,不太需要跟人群接觸,是個封閉的宇宙。

這段時間我是好哭的,聽到感人的音樂會哭、看稿子也會哭,埋首忙碌時需要安靜,但也怕一個人,很需要人陪。除了前室友的安慰,跟一些朋友的鼓勵。Y跟J變成這段時間很重要的兩個人。
Y是我以前打工認識的同事,最近突然又密切往來了起來,Y對人生(或應該說愛情)充滿疑問,她每天都可以想出一百個關於愛的為什麼。她第一天有發現我不對勁,在我跟她說我送醫院之後,她沒說什麼,繼續很酷地跟我分享她的日常點滴跟生活疑問,還有些工作上的抱怨,不知道為什麼,這讓我覺得很輕鬆,她唯一帥的一次,是我去聽楊乃文演唱會當天,跟她說,我不知道該不該喝酒,因為我有陰影,怕喝酒之後又會去死,她只說了句:「大家會救妳。」雖然沒說什麼,但牡羊座的簡單,反而讓我覺得日子好過。

J是我發病這週以來,最感謝的人。我跟他有個笑話,在外地工作的他,託我幫他拿個東西給朋友。我在瞬間看不開的那天,留了段話給朋友交代了一些心情跟事情,其中一件就是要把J的東西送到。J開玩笑地說他很感動。他發現我不對勁之後,幾乎每天都在陪我聊天,問我好不好,講些有的沒的,怕我發病給我看了許多東西。最重要的是,在某天工作完成,我把稿子送給設計也看完書封的那天,瞬間空下來的我,在辦公室恐慌症發作,我發了個訊息給男性好友,也呼喊了J,J立刻回應,要我深呼吸,不要怕,轉移注意力。我慌張地說我不知道要怎麼轉移,我吃了晚上的藥,但我好害怕會無效。這時J突然傳了個網頁給我。那是專門介紹貓熊的網站,裡面有了好多好萌好可愛的貓熊照片,我突然溫暖起來,恐慌漸漸消失,有力氣走出門跳上計程車,下班回家。

在那幾天,我除了上班看醫生開會哪都沒去,每天就這樣過著,週五來了。

週五是個特別的日子,老闆跟同事回來了,這一天,我打算出門聽楊乃文演唱會,一想到要接觸這麼多人,心中有點害怕。
當天有個機會跟老闆獨處,我鼓起勇氣告訴他,星期一請假不是因為腸胃炎,是因為我週六出了點事情,當時還在恢復情緒,所以才沒上班。也跟老闆說了,如果還沒調適好,十二月中工作告一段落,想要留職停薪一個月,出去走走。老闆說了好,並開始分析我的病情現在如何,他很樂觀地相信,我在冬天時會沒事。
原來老闆在小金門當兵時,有部分工作是專門負責處理情緒問題的,所以他很清楚心理疾病的狀況,也因為這樣,他比許多人多了些體諒。他的諒解讓我很感動,也覺得自己運氣真的很好。

或許是這樣,晚上出門時,也多了點勇氣。乃文的演唱會很棒,在聽到〈Somebody〉這首歌時,我眼眶當然不爭氣地又紅了。這次出門心境比我想像中好,我化了點妝當保護罩,聽完演唱會後還跟朋友去小酒館晃了晃,不敢喝多,但對於找回生活節奏,非常開心。

但這些也比不上知道另外一件事情來得高興,雖然六日的陰雨讓我遲遲不想睡醒,可週六早上我看信時,收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11月,我的新書《像我這樣的適婚女子》要發行了。這是我近幾年來,初次在無人陪伴下獨自完成的短篇小說和散文集,這本書,在像我的情緒一樣高低流轉了幾回後,終於有了家。

事情漸漸塵埃落定,我想,這段時間醫生建議我寫下的躁鬱筆記,或許也快到了,接近尾聲的時候。
我,如此期盼著。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