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earest Friend,

在心平氣和的日子裡,是否有寫過信給你呢?其實已經想不起了。
多年來,每次想要說什麼,總習慣用書信來表達,那些不滿的、鼓勵的、神經質的、瀕臨崩解的。
試圖用大量語言去剖析我的重視,虛榮地用掌聲來確認那些不肯定的事物,卻從未平心地去表達些什麼。

在深夜裡你會陪著我在工作受挫時大罵「去死啦!」會在我喝醉的午夜收到我慢長的簡訊敘述對於未來的惶恐,而你也會告訴我你的擔憂,最後我老是跟你說「你是最好的」。

你是最有才能展翅飛翔的人。
只是當所有人在對你喝采時,我會在一旁冷笑,講些言不及義的話,但你懂我在想什麼。
在我感覺要探觸到你的瓶頸跟情緒的臨界點時,會用沉默代替我的鼓勵,不發一語的陪在身邊。
可你真的是最好的,也是最能刺激我要往前的良藥,因為想要符合你的信任,始終想要把事情做好。

有時我們大聲歡笑亂開玩笑,有時吵架不語,但我們都知道,我們永遠是彼此心上的好朋友。
那些貧窮的時光中,啃泡麵度日,算好打折日子看電影,連旅行都無法成行,被工作困擾的苦日子。
值得憤怒的事情很多,卻沒有忘記初衷,打打鬧鬧嘲笑彼此的歲月,兩人都調整了腳步,並看懂了愛有許多模樣--相識、相知、分開、受傷、錯過、痛苦、擁抱、哭泣、失敗、沮喪、嘗試以及沒有遺憾,愛並非只有愛情,還有好多,或許我們未曾想過的可能。


當時也未曾想過,
尖銳如我,會懂得什麼是溫柔。
任性如我,開始明白家的美好。
還有,在多次跌撞中,終於明白如何去愛。

你把我從酒精的泥沼中救出來,每每想起當時是如何放肆地沉浸在不清醒的日子時,我們老是笑著我當時的愚蠢。
屢屢招喚酒神拯救,睡著的、大鬧的,不快樂的,快要溺死的我,終究學會如何與世界共存。

後來,
我們交換著一篇又一篇的章節。
那些閱讀裡學會的故事--

關於精神伴侶,我是這樣告訴你:
「真正的精神伴侶是一面鏡子,他使妳看到讓妳退縮的東西,他使妳注意到自己,讓妳能改變自己的生活。真正的精神伴侶可能是你遇上最重要的人,因為她們卸下你的防備,把妳給打醒。但是跟精神伴侶一輩子住在一起?不,太痛苦了。精神伴侶之所以走進你的生命,只是為了向妳展現妳的另一面,而後離妳而去。」 From《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Eat, Pray, Love)

關於愛與分開,你是這樣告訴我:
「世上沒有任何書籍或其他東西,可取代女人在他心中的位置。唯有愛的經歷能讓性格成熟。 」From
〈3月2日戀愛中的屠格涅夫〉-- 《生命饗宴》

然後我們在旅途中記錄所面對的點點滴滴,寄著從不同城市寄來的明信片,告訴彼此在那異地裡吸取了多少養份。
在我的堅持下,我們交換了一本書,書裡讓我覺得那是對於青春印記的刻畫,那本書讓我想起了一起共度的日子,彼此是對方世上最好朋友的那段時光。

於是世界繼續轉動,分道揚鑣的時間到了。在各自遇到磨難的日子,我以為自己的心會孤單地破碎,靈魂會少了一半,可原來不是這樣,你把生命的記憶分享了一半給別人,那空下的另半,卻會讓自己成為稍稍不同的人。爾後再相逢時,有好多好多故事可以跟對方說。

原來不是影子跟人的切割出走,分開竟是讓彼此成為更完整的人。

親愛的朋友,請你一定要用力展翅高飛,到很遠的城市,捎來各式各樣的消息,滿足我的好奇心,告訴我我是對的,好勝如我經歷許多挫敗,對高傲的自己投降,卻沒看錯你,你如同我想的應當去其他更好的地方。
親愛的朋友,如今我開始試著擁有過往從不敢想像的生活,都是因為曾遇到你,在那段悶悶不樂的日子裡,我們都埋藏了許多種子在心中發芽,有時是傷害、有時是溫暖,可那是最好的課題。

張艾嘉在〈心動〉這首歌前面說著-- 「如果相識一種緣分,那分手是否也是注定的,人與人一切發生的很自然很簡單,可是也不盡然。」

以前總以為那是在講述著盪氣迴腸的愛情,如今發現,原來不僅如此。
我仍舊相信每件事情發生都有它的原因,生命讓我們相遇、分開,彼此鼓勵,往前,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雖然過了好久的時間,但還是謝謝你,讓我付出這麼多,而你也給了我許多。

這些是我以往無法好好說明的話,但你一定可以明白,我所講的字字句句別人解讀不來的真意。
至於愛究竟是什麼?我到底有沒有好好地做好我想做的事呢?被你嘲笑越來越叛逆的我,想必總有一天,能告訴你尋覓到的答案。


祝   一切安好


你的朋友與夥伴
小文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