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伴去大陸工作,也快兩個月了,雖然初相識沒多久就知道他的工作性質會約三個月就飛出去工作三個月,兩地跑的型態,但也會有些不習慣。剛開始是覺得挺自由,在台灣就膩在一塊,相隔兩地時就各過各的,也挺好的。再加上我生性好動愛玩朋友多、喜歡享樂美食,他愛戶外運動老是獨來獨往,不是待在家裡就是兩個人出去走走,所以這段時間我放肆地跟姊妹們瘋狂相聚,也見了很多朋友。

是,我不是好女朋友,真的幾乎每天都在玩,不是吃飯就是喝酒,不然就出去看電影亂晃,還跑去峇里島參加婚禮、去台南工作兼玩樂,他每天早出晚歸有時還要工作超過十二個小時,往往不到十二點眼皮就睜不開要睡覺去了。

不過男朋友不在,難免嘛,就是會想跟大家碰碰面,記得他剛出門工作沒多久,某天我宿醉在家起床,雖有自我厭惡,卻又有種懷念感。略凌亂的房間、發脹的頭、睡到下午,荒謬中帶點可愛的青春歲月。

晚上跟朋友線上聊天,她也談起了生活的改變。週六晚上,愛熱鬧的雙子座女生,竟伴著男友的呼聲在跟我談笑。她說,以前才沒想過自己會在週末做滿一桌菜、並且看著男友在身旁睡著,自己閒逛著網路。是啊,也不過才一兩年光景,我們都變了。

以往我們都是會玩到天光的人,以往我們常常在半夜喝多了聊天,以往,我們會有很多朋友,心中卻有一個空洞,聽不見那個聲音。
有時候真的很奇妙,你不能肯定是遇到這個人改變,還是時間改變了我們,可是,你會有個聲音告訴你,該不一樣了,於是我們都跟宿醉漸行漸遠。

我跟她說:「我們倆都跟宿醉在一起十幾年了,現在分開也是應該的,像個老朋友般,偶爾碰面就好啦!」
她說:「是啊,有時候就是要取捨,誰不懷念胡亂搭訕講話的日子,可生活不能永遠這樣下去。」
 
接下來就跟我道別,說該去陪男友睡覺,星期六的凌晨兩點,多年來第一次,我們在無酒精狀態下清醒地進行對話。

而類似的話,下午也跟小我五歲的鄰居友人M聊起。

帶著宿醉要去公司加班的M,像跟我懺悔般,分享她的昨夜荒唐。她與我宣示再也不要喝這麼多了,我跟她說別傻了孩子,我在妳這年紀講了不下千百次。好好享受妳的宿醉歲月吧!當妳以後遇到穩定交往的對象,妳不可能這樣放肆遊玩,也不可能早上醒來忘了自己怎麼回家。再過幾年妳結婚生小孩,這樣的日子離妳更遠,如果妳渴望成家的話。

青春有時是些許墮落、些許寂寞還有些許逞強組裝而成,常常會痛恨有某些惡習--愛上不該愛的人、老是碰到垃圾、太過脆弱所以耽溺在某些事物,看不到將來的出口。

青春有時是種荒廢,在一個個微笑擁抱跟約會中,猜測是錯誤還是真實。再搭配以為深藏很好卻人盡皆知的不自信,對許多事物惶恐的婆娑眼神,日子就這樣過了,三十幾歲來臨了。

然後發現,好男人不存在,因為可能自己也不是什麼好女人。需要尋找的或許是可以愉快共處的人,是生活步調可以配合的人。也會發現,跟一個人談戀愛,有時不是他的優點你有多喜歡,而是他的缺點你氣一氣還是覺得好啦沒關係,就像是《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作者伊莉莎白.吉兒伯特另一本書《約定:帶著愛去旅行》(註一)裡在用社會學角度闡述的兩性關係一樣。

放下了些東西,拾起了未曾想過的片段,會發現,生活不過就是選擇。無法確定選的是好是壞、是對是錯,可就是需要一點改變,一些,讓你會覺得生命有些不同的東西。

我愛我的朋友們、懷念宿醉跟凌亂的房間,可也喜歡這個不太一樣的生活,每年都有些不同的自己。
容顏與體態當然想永遠維持二十幾歲的樣貌,卻渴望體驗不同的生命階段。

雙子座友人在離開電腦前跟我說:「人生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要什麼啊!」正經八百的後面卻補了句卻讓我發噱:「但找機會我們還是要大醉一場。」ˊ

再見,我的宿醉青春。
很高興再次見到你,我們下次見。
再見,我的宿醉青春。
跟姊妹們相聚的時光好快樂,但也謝謝你的離去讓我開始體驗到另種人生。
ˋ

註一:本書原名Committed: A Skeptic Makes Peace with Marriage,我不是很喜歡中譯名,去翻翻這本書,書裡想的跟標題不一樣,不是曬恩愛芭樂感情書,很有啟發性。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