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是個性格暴怒的人。
即便多年來認真調整情緒,不過脾氣一來,蠻橫無理的態度,卻如何都收不住。若對方毫無反應,話會越說越辣,態度越來越差,渴望看到憤怒、受傷、氣急攻心,讓對方同樣感知到自己的不滿,彷彿世界就要崩解毀滅,便覺過癮。不管對父母家人、工作夥伴還是戀愛對象甚至是朋友都一樣。

「這是遺傳嗎?」
曾與妹妹討論過這件事,最後笑說:「有可能喔。」
畢竟我們成長的環境裡,大家都喜歡用激烈的性格表達不悅,說完之後卻又若無其事,彷彿八點檔。
隨時武裝好,像個刺蝟般,深怕多吃點虧、深怕被人丟下、深怕是沒人愛的那個人。
所以要敲鑼打鼓,怕別人忘了自己,在那個所有人都有著不同故事的大家族中,怕成為不重要的影子,怕成為理所當然的可悲。

大了些後,覺得這樣挺不好,一點一點調,覺得這樣事情順遂多,因為好好說,別人才能真心聽懂所講的話,可是,偶爾還是會忘記,特別是事與願違的時候。

為什麼人們習慣用憤怒還表達自己的不快樂呢?

是否是期望太高,所以失望時,既然對著螢幕無法哭泣,既然拿著手機不想示弱,所以我們才學著用歹毒的話語表達,把所有的委屈,用毒液一樣去螫人,後悔了後才想要彌補。

「你平常很溫柔,可一旦脾氣發起來比誰都難搞。一連串的簡訊信件,實在令人吃不消。」
過往戀人,曾苦笑地述說我的怪毛病。
「不過也還好,是我可以接受的瘋狂。」
爾後,他又補了這句安慰我。

然後兩人開始談笑那時吵到彼此都哭了,吵到恨不得把對方掐死的畫面,吵到我們忘記有多愛對方的情節。

「對不起喔。」我說。
天知道我這輩子對多少人講了多少次對不起。
「沒關係,那時是我對你不夠好,我很謝謝你的照顧。」
他的反應不過就是當人們習慣上蒼玩笑後的正確解答。

如果當時我好好的講,我們是否就不會走到那一步呢?
如果當時他好好的安慰我,提醒我說,別忘了我是愛你的,我是否就會安靜呢?
如果當時我先靜靜地不要以為像小時後那樣會被丟掉,是否可以回到最好的狀態?
如果我們能堅持下去,誰也不要躲開對方,是否就可以渡過難關?
其實沒有人知道。

希望有天,自己能夠成為一個,不要因為暴怒再跟任何人說對不起的人。
希望有天,可以成為一個,好好地不要愛面子或者覺得吃虧受委屈,就能把情緒表達完畢的人。 

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學會,對凡事放輕點。
就像希望我今天回覆某雜誌的話--

「個性強悍的我,在2012年,開始學習如何溫柔地表達自身意見,如何輕巧地將不愉快放下,如何柔和地去用愛跟關心照耀每個人。凡事都放輕點,會發現姿態柔軟,可以讓很多事情有不同的表達方法;試著凡事柔順點,卻有自己的堅持,或許更能好好溝通,而非張牙舞爪的去傷害別人卻詞不達意。雖然仍舊時常弄巧成拙,但若犯錯了,就輕輕放下,繼續微笑往前吧!」

 

 

創作者介紹

Love, the City

貝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